800文学网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31章 生了个小弟弟

第131章 生了个小弟弟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我是都市医剑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溶月怔愣一瞬,很快回过神来,见情况紧急,便也不客气,点头沉声谢过,“那就麻烦王爷了。”

    侯夫人被人小心地挪到萧煜的马车里,萧姝玥派来的宫中内侍就告辞回去复命了。

    萧煜马车颇大,内里都用素白缎面包裹住,素缎上用银色丝线绣着淡淡竹纹,马车底下铺着厚厚的绒毛地毯,座椅也颇宽,刚好能容纳一人躺在上面。

    萧煜见侯夫人安顿好了,朝溶月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要往后面侯府的马车去。

    “王爷。”溶月下了马车,在他身后出声唤住。

    萧煜顿住脚步,回头看去,眼中神色淡然明净,“阿芜,还有何事吗?”

    这会周围已没有旁人,念夏和玉竹在车上伺候着侯夫人,稳婆也被叫到了车上。驾车的亦风正在检查着马车的情况,无人注意到他们。

    萧煜这一声“阿芜”叫得溶月有些神思恍惚起来。自打从行宫回来之后,溶月便再没有同萧煜单独相处过了,那些行宫里二人共同经历的点滴,对她来说逐渐变得不真实起来。

    萧煜依旧还是那个冷静淡然的王爷,而非行宫里那个会狡黠地笑温柔地唤她“阿芜”的萧煜。只是这一刻,行宫里的那个他似乎又回来了。

    见溶月发怔,萧煜上前几步,俯下身子凝视着她的眼眸,直到溶月漆黑的眼睛里被他的身影填满,这才满意地直起身子,揉了揉她的发,亲昵道,“傻阿芜,快上车吧,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后面的车里跟着。”

    “嗯。”溶月重重地点了点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忙转身上了车,不让萧煜看出自己的异样。

    萧煜看着她慌张的模样,不由勾唇一笑,眼中的柔情快要溢了出来。

    亦风正好检查完车辆朝他看来,见他这幅样子,顿时露出一副见了鬼的神情。亦风咂咂舌,终于确定,他们单身了十九年的王爷,这下是真的坠入情网不可自拔了。他暗自下决心,下次去如叶庵见夫人的时候,可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待几人都坐好了,亦风忙一扬马鞭,马车缓缓动了起来,侯府的马车也紧紧跟在后头。

    闲王府的马车不仅大,而且底盘稳,亦风又有功夫在身,驾车的技术更是一流,侯夫人虽然觉得肚子坠涨得难受,但到底没有太颠簸,还能勉强忍受得住。

    稳婆时不时查看下侯夫人的情况,渐渐有些心焦了。

    “稳婆,我娘情况如何了?”溶月见她脸色不大好,忙拽她到了一旁压低声音问道。

    稳婆皱了眉头一脸焦色,斟酌着开口道,“侯夫人的宫口已经开了,照这个速度下去,怕是还没到侯府就要生了。”

    溶月眉头皱成了川字,沉吟一瞬,一咬牙,掀起车帘一角对着驾车的亦风吩咐道,“亦风,麻烦你速度再快点。”

    亦风一回头,对上她焦灼的神色,知道里头情况不大好。忙点点头,扬起鞭子抽了抽驾车的马,马车飞速地朝着侯府驶去。

    溶月退回到侯夫人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低声安慰道,“娘,你再忍一忍,很快就到了,很快了。您千万不能睡,娘,您看看我。”

    侯夫人脸色一片苍白,纤细的手无力地垂在身侧,眉心深锁,听到溶月的呼唤,逐渐耷拉下去的眼脸又勉力张了开来。

    溶月吩咐念夏和溶月轮流同娘说着话,自己焦急地挑起车窗帘子看着还有多远。

    终于快到长兴街了。

    溶月这才微舒了口气,恨不得长了双翅膀能立马飞回去才好。

    马车在侯府面前稳稳停下。亦风一把跳下马,对着门口站着的侍卫大吼道,“侯夫人快要生了,你们赶紧去找副柔软的担架来。”

    侍卫怔了怔,狐疑地打量着亦风。

    溶月从车厢里探出头,眼风一扫,喝道,“还不过去!”

    “郡主……”一见是溶月,守门的侍卫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往府里头跑去。

    “念夏姐姐,你先进府,把人手和接生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溶月稳了稳心神,强自镇定地安排着。

    萧煜也下了马车,从后面走了上来,安静地站在溶月身侧。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站在那里,溶月却莫名觉得心安起来。

    先前那两个侍卫很快叫人抬了担架出来。溶月不敢再耽搁,忙指挥人轻轻地将侯夫人扶到担架上躺下,让玉竹带着飞快地朝清芷院而去。

    溶月也跟着跑了几步,突然想起身后的萧煜,忙放慢了步伐扭头看去。却发现萧煜在她身后跟得紧紧的,一副理当如此的神情。

    溶月原本还紧绷的心突然被他弄得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萧煜,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不大放心,跟着你去看看。”

    溶月脚下未停,闻言只得劝道,“你先回去吧,现在府里乱成一锅粥,我没空来招待你。改日我再让哥哥带我亲自登门拜访。”

    “沈慕辰呢?”萧煜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依旧跟在她身侧。

    “在国子监,方才已经派人去叫了。”

    萧煜点点头,“好。改日记得来我王府。”

    “自然。”溶月见他应下,便也顾不上他了,埋头朝清芷院小跑而去。跑了一会,远远地飘来她清泠的声音,“你就自己出府吧,我不送了啊。”

    溶月跑到清芷院的时候,娘已经进了房间了,惜春,拂冬和玉竹守在门口,一脸急色,来来回回地走动着。

    “玉竹,娘进去了么?”溶月焦急道。

    玉竹点点头,“念夏姐姐和知秋也进去帮忙了。稳婆吩咐我们在外面候着。”

    溶月只得焦急不安地在正厅里等待,一颗心七上八下,嘴里念念有词,“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娘和弟弟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等了一会,房间里断断续续传出了侯夫人痛苦的叫声,夹杂着稳婆焦急的鼓劲声,“侯夫人,您再使把劲,马上就好了。”

    侯夫人的叫声愈发痛苦起来,像尖利的爪子不断在溶月心中抓挠,她手中攥得紧紧的,只恨不得自己能替娘受了这苦。

    这时,房门开了,知秋端着一盆水走了出来,溶月低头一瞧,盆里的水中全是鲜血,看得人触目惊心。知秋换了盆干净的水刚要进去,溶月一把抓住她的手,眉眼中满是急色,“知秋,娘怎么样了?”

    知秋呼吸顿了顿,垂下眼睛避过溶月焦急的目光。

    溶月心中猛地一沉,知秋这模样,明摆着娘的情况不大好!溶月下意识地一咬唇,苍白的唇被她咬得泛起了血色,她眸中已经模糊,来不及思考,身子已经往房里冲去。

    门口的惜春和拂冬忙伸手拦住她,“郡主,您不能进去。”

    溶月双眸已经通红,声音哽咽道,“让我进去,我要进去陪着娘。”

    “郡主,夫人一定会没事的!您让知秋赶紧进去帮忙。”溶月力气太大,惜春和拂冬两个人都有些拦不住了,玉竹见状,忙上前一把抱住溶月的腰把她拉了出来。知秋端着盆闪身进了屋内。

    房中侯夫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小,稳婆的声音却是愈发焦急起来,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之意。

    溶月的心不住地往下沉,脸色煞白,身体已经开始有些摇摇欲坠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外却突然冲进来一个人,裹着劲风而来,身上带着旷野凌冽的气息。

    溶月一怔,便听得那人在耳边沉声大喝,“诗韵,我回来了!”

    “爹!”溶月揉了揉朦胧的眼眶,待看清楚面前之人时,忍不住大叫出声。

    定远侯回过头,看到溶月,面上胡子拉碴一片憔悴,眼中却是闪烁着灼灼的神色,“阿芜,你娘怎么样了?”

    溶月的眸子霎时黯淡了几分。

    定远侯见状,眉心一蹙,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一把将里间的门推了开来不由分说闯了进去。

    “侯爷!”门口的丫鬟拦不住,眼睁睁地看他进去了,顿时一阵浓郁的血腥味飘散出来。

    溶月心下着急,也想跟着进去。

    玉竹却死活拦住了她,见她坚持的模样,玉竹狠狠心捡了重话来说,“郡主,侯爷已经进去了,您再进去就是添乱了!”

    溶月双眸通红,脑中一片空白,只听得定远侯的声音在房中响起,“诗韵,是我,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她觉得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前逐渐模糊起来,这时,一道响亮的哭声划破房中沉闷的气氛。溶月浑身一激灵,清醒了过来,忙急急朝房门处望去。

    果然下一刻便听到稳婆喜气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生了生了,恭喜侯爷,恭喜夫人,生了个小少爷!”

    真的是个弟弟!

    溶月心里的大石头刚要落地,突然想起什么,心中一慌,忙大声问道,“娘,我娘呢?娘您没事吧?!”

    回答她的是定远侯沉稳的声音,“阿芜,不用担心,你娘没事,她只是有些脱力,虚弱地说不出话来了。”

    溶月这才完完全全放下心来。心里的弦这么一松,顿时觉得腿脚一软,再也站立不住就要往地上倒去。

    玉竹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扶住她,便从旁侧伸来一只修长的大手,稳稳地揽住了她的腰际,紧接着,溶月听到萧煜温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扶你先坐下来吧。”

    溶月愕然抬眼,惊诧出声道,“你……你怎么还在这里?”

    萧煜带了温软的笑意看向怀中的溶月,在她耳边低低道,“我出了门还是觉得不大放心,刚想折返回来,正好瞧见侯爷在府门口下马,便同他一道赶过来了。”他的声音清澈如同三月拂面的细雨,渐渐浇熄了溶月心底的焦躁和不安。

    “阿芜!”定远侯打开房门便瞧见这样一副场景,不由愣了愣。

    溶月回过神来,脸一红,慌忙退出了萧煜的怀中,对着定远侯结结巴巴道,“爹……娘……还好吧吧。”

    “她没什么大碍,丫鬟在帮她清理,很快便好了。”定远侯回道,眼神却是狐疑地在溶月和萧煜身上转了个圈,这才转向萧煜作了一揖道,“见过王爷,不知……王爷为何会在府中?”方才事情紧急,他也没来得及问。

    收到萧煜递来的眼神,溶月只得硬着头皮又道,“爹,此事说来话长,娘和我本来在宫中参加大皇子的封王庆典,娘突然要生了,正好在宫门外碰到了王爷,便借了他的马车将娘送了回来。”

    定远侯越听越糊涂起来,但眼下显然不是深究的时候,反正不管怎么说王爷帮了自己的妻女是事实,忙诚心实意地冲他一抱拳,“大恩不言谢,王爷的这份恩情本侯记下了,日后王爷有用得着本侯的地方,王爷尽管吩咐。”

    萧煜浅浅一笑,“侯爷客气了,你我两家说来也是世交,举手之劳侯爷不用放在心上。”他顿了顿,“本王还未恭喜侯爷喜得贵子呢。”

    定远侯一听,面上显出些憨厚的笑意来,身上的杀伐果决之气早已散去,眉角眼梢都只留下了为人父的喜悦来。

    溶月眼睛一亮,忙雀跃道,“爹,我要进去看看小弟弟。”

    “阿芜!”定远侯睨她一眼,示意地看向萧煜。言下之意是,人家王爷还在呢,你怎么就客人丢下自己就跑了。

    溶月会意,轻轻咳了咳掩下面上的尴尬。说实话,她方才还真没把萧煜当客人了。心中的窘迫一闪而过,再抬眼时,面上已恢复一片澄澈。

    刚要说话,萧煜已开口道,“既然侯夫人无恙,本王也就放心了。侯爷刚回京,定然还有很多事要忙,本王便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

    定远侯一抱拳,“王爷客气了,该是本侯上门道谢才是。”

    萧煜倒也不推辞,爽朗一笑,“那本王便恭候侯爷大驾光临了。”说着,转身负手朝门外走去。

    定远侯犹疑了一下,出声道,“阿芜,你去送送王爷吧。”本来让阿芜送他,有些于理不合,只是诗韵这里自己走不开,辰儿又还没回来。

    话音刚落,门口便转进一道浅碧色的身影,原来是沈慕辰从国子监急急赶回来了。“阿芜,娘怎么样了?”

    他话音一落,便看到厅中的定远侯和萧煜,不由一怔。“爹!您回来了?!”目光转向一旁准备出门的萧煜,“王爷也在这里?”

    定远侯欣慰地看着眼前丰姿卓然的长子,开口道,“辰儿,你娘没事,生了个小弟弟。”

    沈慕辰闻言面露狂喜之色,他方才本就跑得急,突然一口气没喘上来,难受地咳了几声这才道,“太……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你先跟阿芜送王爷出府吧。”定远侯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吩咐道。

    沈慕辰应下,三人便出了门。

    送完萧煜回来的路上,沈慕辰从溶月口中知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怒火中烧。“他们怎么敢!”

    溶月低垂了眉眼,叹口气道,“哥哥,等此番事了,我还有些事想同你商量商量。”

    见溶月郑重其事的模样,沈慕辰眸色一深,也郑重应了下来。

    两人回到清芷院时,房中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虽然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但已比方才好了许多。

    溶月和沈慕辰进了房间,在侯夫人的床榻边坐了下来。

    “娘,您方才可吓死阿芜了。”溶月红着眼眶道。

    侯夫人虚弱地笑笑,“好阿芜,方才多亏了你临危不乱,不然娘也不知道能不能……”

    “娘!不许胡说!”溶月急急地打断了她的话,嘟了嘴道。

    “好,娘不说了。”侯夫人柔声应下,望着面前的一双儿女和俊朗夫君,笑得一脸幸福。

    “娘,小弟弟呢?给阿芜瞧瞧。”溶月好奇道。

    一旁立着的奶娘闻言,忙将手中的婴儿小心递了过来。奶娘也是早就找好了的,都是些身家清白奶水充足的女子。

    溶月瞧见奶娘手中肉嘟嘟还未长开的婴儿,一时间有些惶恐,竟不敢伸手去接,只得求救似的看向侯夫人,“娘,我怕我抱不好弟弟。”

    侯夫人冲着她鼓励的笑笑。

    奶娘也柔柔道,“郡主不用怕,您就这样两手轻轻托住小公子就好了。”说着,给溶月示范了一遍。

    溶月这才壮了胆子,小心地接过奶娘手中的婴儿。

    也不知是不是血脉相连,那小婴孩到了溶月手中竟然睁开了乌溜溜的大眼睛瞧着她,一边还咧嘴笑了开来。

    溶月心中漫上一种奇异的感觉,眼前这个小小的生命,以后也会长大,会开口叫自己姐姐,会撒腿满地跑。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前世那个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便惨死在自己腹中的孩子,眉眼不由一黯。

    “阿芜,怎么啦?”瞧见她突然黯淡下去的面色,沈慕辰不解道。

    溶月摇摇头,重新挂上灿烂的笑容,“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罢了,我们一家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团聚在一起了。哥,你要不要抱抱?”沈慕辰点点头,小心地接了过去。

    溶月心中长舒一口气,前世的事早已是过眼云烟了,想来那孩子也是同自己没有缘分,还是好好把握当下才是最要紧的。

    她敛下心思,正开心地逗着小弟弟时,突然见到云苓在门口探出了半个脑袋。

    云苓并未同她入宫,这会应该在梨落院才是,怎么来这里了?难道是听说娘生了个小弟弟过来瞧瞧的?

    溶月狐疑起身走到门外,“云苓,怎么了?”

    云苓眼神亮晶晶的,欣喜道,“郡主,奴婢听说夫人生了个小公子是不是?”

    溶月点点头,笑道,“你要进去瞧瞧吗?”

    云苓犹疑了一下,“奴婢现在就不瞧了,郡主,您去看看四姑娘吗?现在府里都传遍了……”

    沈滢玉?她不是在宫里么?溶月纳闷,“她怎么了?”

    云苓咬了咬唇,“听人说……四姑娘似乎魔怔了……”

    ------题外话------

    每个月的这个时候就觉得女人特别惨,姨妈,还要跟侯夫人一样痛苦地生孩子……码这一张简直是身临其境,肚子一边抽搐一边码……所以只得了5000字,说好的虐渣等着明天吧→→

    PS:替小弟弟征名,虽然夭夭想了一个,但保不准大家有更好的不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