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倾世宠妻 > 第625章 过招 (第一更求月票)

第625章 过招 (第一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瑞兰穿着一身大红遍地金葫芦纹对襟长褂子,头上的凤点头步摇华贵大气,确实是去侯府做客的打扮。±頂點小說,

    她微笑着看着谢东篱,又道:“五弟,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你放心好了,五弟妹我平平安安带出去,完完整整给你还回来。”

    说得盈袖跟件物事一样。

    谢东篱笑道:“大嫂言重了,我怎么会不放心呢?不过,也当问一问袖袖。”说着,他看向盈袖,问道:“今儿要跟大嫂一起去长兴侯府吗?”

    “大嫂,去长兴侯府观礼,我要摆公主仪仗,恐怕不能跟大嫂一起了,还望大嫂见谅。”盈袖笑着摇了摇头,对谢东篱道:“我也不能跟你一起走了,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其实摆公主仪仗这件事,是她临时想起来的。

    本来以她的身份,只以谢家媳妇的身份上门道贺是情份,以公主身份道贺是道理,无论怎样去,长兴侯府只有感激她的,不会不高兴。

    陆瑞兰微微一怔,没想到盈袖也是有两把刷子的,绵里藏针就把她推开了。

    “这样啊?那也好,不过我刚来的时候,还没见五弟妹吩咐要摆公主仪仗,莫不是临时想起来的?”陆瑞兰笑着点了点头,“五弟妹,其实你不必如此的。”

    就差明摆着说盈袖是为了避开她,才故意要摆公主仪仗。

    盈袖确实是为了避开她,才要摆公主仪仗的。但是只要她不承认,谁能一口咬定呢?

    难道盈袖连个出行的自由都没有了?

    “大嫂这话就说得难听了,要是真把我当一家人。却这样揣测我,实在让我寒心。算了,我这人心里想什么,都摆在脸上,不懂作伪。大嫂既然对我有了成见,再勉强说一家人应该和和睦睦的话实在太矫情了,我就不留您了。就像您说的。我临时起意要摆公主仪仗,好多事情要做呢,耽误了时辰就不好了。”盈袖索性把话说开了。连面子都不留了。

    陆瑞兰涵养再好,此时也被盈袖一副惫懒样儿气得手直抖。

    好在藏在袖子底下,别人看不见。

    “五弟妹,你若是有不满。可以直接跟我说。跟你二嫂说也行,别憋在心里。看你最近瘦了那么多,我们看着也心疼。”陆瑞兰深吸一口气,依然和颜悦色地说道,“其实就算是临时起意也没什么,你是公主,想怎样就怎样,我们谢家没有公主门第高贵。自然是听公主的。”说着,她对谢东篱点了点头。“五弟,那我和你二嫂她们先走了,你大哥二哥说有事要跟你说,你有空去见见他们。——告辞。”

    陆瑞兰一转身,脸上的笑容都挂不下去了。

    谢家的大门前,宁舒眉在谢家的大车前左顾右盼,终于等到陆瑞兰出来了,却没有看见她背后的盈袖,忙问道:“大嫂,五弟妹呢?她没有跟您一起出来吗?”

    她的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喜悦,唇角老是保持着上翘的弧度,心情极好。

    陆瑞兰苦笑着道:“别等了,她要摆公主仪仗呢,哪里是我们能近身的?”说着,搭了婆子的手,往大车上去了。

    宁舒眉失望极了,忙跟着上来,揪着自己团扇的穗子,没好气地道:“她摆架子跟谁看呢?难道真的以为我们会害她不成?不过是我们想着大家是一家人,在无论在家里怎么闹,出了门,大家还是要一致对外才行。”

    “她不就是担心我们会害她?哼,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陆瑞兰在心里冷哼一声。

    “都是绿春和红夏两个心比天高的小蹄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五弟妹有了警惕之心。以后的饥荒才难打呢。且看着吧,我看她能得意到几时。”宁舒眉愤愤不平地说道。

    陆瑞兰跟着笑了笑,“就是,先看着吧,谁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

    摆公主的谱很了不起吗?

    皇室还不是要靠着三侯五相这样的世家扶持?

    元宏帝在世家眼里就是个扶不起来的软蛋,绿帽子都不知戴了多少顶。

    小磊和盈袖就更别提,谁知道这太子和公主的身份是真是假?

    一想起谢东篱的疏远,陆瑞兰就坐立不安。

    陆家已经不行了,王家早就灭掉了。

    沈家的大丞相年纪老大,也是快退了,五相世家里真正在朝堂上说得上话的只有张家和谢家。

    而张家的老夫人出身北齐,元宏帝早就对张家不满了。

    如今的张四爷张绍天娶了盈袖和小磊的娘亲沈咏洁,才让元宏帝暂时放过张家。

    所以说来说去,只有他们谢家才是真正的领头羊。

    而谢家靠谁?

    当然只有一个人,就是谢东篱。

    这个人,不仅背负着整个谢氏家族,还有陆家,以及万宁侯府的宁家。

    所以他们一定不能放任谢东篱被皇室的人笼络。

    陆瑞兰和宁舒眉的马车走了好远了,盈袖的全副公主仪仗才摆了出来。

    谢东篱骑着马在旁边相随,一边走,一边跟车辇里面的盈袖说话。

    盈袖不由气闷。

    她特别想跟谢东篱一样骑在马上,并辔而行,两人一起说说笑笑,指点河山,多美好?

    可是就因为不想跟陆瑞兰她们一起走,她不得不祭出自己的公主仪仗。

    谢东篱明白她的心思,也不说,只是东拉西扯地说着闲话,道:“慕容长青这一次娶的是陆家二房的姑娘,大嫂的娘家人。”

    “哦,那是长兴侯夫人的亲侄女吧?我记得大嫂是陆家大房,长兴侯夫人是陆家二房。”盈袖在车辇里说道。

    “对。但陆家还没分家,所以还算是一家人。”谢东篱说到这里,眼睛眯了起来。

    很快就不是一家人了……

    他微微地笑了。

    来到长兴侯府门前。果然热闹非凡。

    盈袖的公主仪仗算是今天来客里最尊贵的。

    因此她一到,长兴侯府门前就清理出一块空地。

    长兴侯慕容辰和长兴侯夫人陆瑞枫,以及长兴侯世子慕容长青都迎了出来。

    盈袖搭着谢东篱的手,从车辇上下来,笑着对他们微微颔首,道:“今儿是慕容世子大喜的日子,我和外子恭喜世子和世子夫人百年好合。瓜瓞绵绵。长兴侯、长兴侯夫人,恭喜你们。”

    慕容辰对盈袖拱了拱手,“承蒙护国公主贵言。今日犬子的亲事,能得公主大驾光临,蔽府蓬荜生辉。——公主、谢副相,这边请。”说着。慕容辰亲自领了盈袖和谢东篱进长兴侯府。

    长兴侯夫人陆瑞枫和世子慕容长青跟在后面进了大门。

    外面的宾客这才依次拿着拜帖进侯府的侧门。

    陆瑞兰和宁舒眉看着这一幕。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陆家和宁家的几个女眷好奇地问她们:“那不是你们的五弟妹吗?怎么今儿摆这么大谱?啧啧,连长兴侯都躬身行礼,好大的派头!”

    “人家是公主,你能比吗?还不赶紧收拾收拾,从那边进去。新娘子呢?新娘子什么时候过来?“

    “新郎官还没有出来接亲呢,等新郎官出来了,就差不多了吧。”

    陆瑞兰看着这一幕,咬了咬牙。对宁舒眉道:“你带着咱们家的孩子先进去,我回娘家一趟。看看清芬准备得怎么样了。”

    陆清芬就是今天的新娘子,她是陆家二房最小的嫡女,今年才十五岁,生得娇俏美貌,但性子温婉贤淑,很会说话。

    据说慕容世子就是看中了她温婉贤淑的性子,才松口答应定亲的。

    宁舒眉忙应了,“大嫂你快去吧,这边有我看着。”

    陆瑞兰回到陆家,看见大门口挂着红绸,一地的爆竹屑,还有许多顽童拿着小风车在门口跑来跑去的呼叫。

    家人脸上洋溢着笑容,穿着崭新的衣裳,不像以前都是灰突突的,不是兴旺之家的样子。

    陆瑞兰看见这幅样子,才松了一口气。

    她在陆家地位超然,一回娘家,立刻就有人领她进去,直接去了陆清芬的院子。

    “大姑母来了。”陆清芬忙迎了上来,“劳烦大姑母了。”

    陆清芬抱着陆瑞兰的胳膊很是亲热。

    “我看看芬儿你准备得如何了。以后你就是长兴侯府的侯夫人,一定要记住你的身份,是陆家姑娘,陆家是你的娘家,陆家好,你才能在侯府站住脚,知道吗?”陆瑞兰低声嘱咐她,又把慕容长青的喜好对陆清芬说了一遍,“都记住了?”

    “记住了。我娘也说了,这桩亲事,如果没有大姑母的帮忙,也落不到我头上,我娘让我好好给大姑母磕个头。”陆清芬真的跪了下来,端端正正给陆瑞兰磕了三个响头。

    虽然陆瑞枫也是陆清芬的姑母,但是她说的话,没有陆瑞兰管用。

    这桩婚事能成,还是陆瑞兰亲自出马,说服了慕容长青。

    “你这孩子,这么见外做什么?”陆瑞兰忙拉起她,“我们都是陆家的姑娘,虽然嫁出去之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但是也要记住,娘家是我们的后盾,纵然在婆家过得再好,娘家得不着好处,也是枉然。你年纪小,肯定想着先收拢男人的心,这是好事,但是千万要记得,男人多薄幸,不要把一颗真心全部投入进去。再说那长兴侯世子,谁都知道他心坎里的人是谁,你就不要跟她争了,争不过的,别白费力气。”

    陆清芬到底年纪小,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如同一个面具一样套在脸上。

    “大姑母说什么,我……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好吧,大姑母只说一件事,今儿是你和慕容长青大喜的日子,可是有人就是不安份,偏偏挑了今天的日子,摆了公主仪仗去侯府观礼。得,她的公主仪仗一摆,你这个新娘子都成了马棚风靠边站了。你的公公婆婆都得弯着腰迎她进门呢,更何况你?估计到时候让你跪一跪都有可能。”陆瑞兰沉吟说道。

    陆清芬脸都白了,拉着陆瑞兰的手直摇晃:“啊?真的吗?公……公主?那可怎么办啊?我大婚的日子,拜天拜地拜祖宗,可不想拜公主啊!——大姑母,大姑母,您帮帮我,帮帮我吧!她不是您的五弟妹吗?您这个做大嫂的,难道管不了她?”

    陆瑞兰一脸苦笑,“看你这话说的,我虽然是大嫂,但是架不住人家是公主,纵然想管,公主的架子一摆出来,还怎么管?不过你放心,慕容世子既然答应娶你,肯定会跟她一刀两断的。她摆公主仪仗,也不过是为了面子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你想,最后还是你嫁了慕容世子,她可没有嫁成!”

    “可是……她嫁给了谢五爷……”陆清芬咬了咬下唇,目光露出迷离的神色,“全东元国,说不定是全中州大陆最好的男人……”

    “好了,我们五弟可比不上慕容世子,人家是以后掌军的大将。你以后就知道了,你这个长兴侯府的夫人,可比我们谢家媳妇的地位要高多了。”陆瑞兰忙打消陆清芬不切实际的幻想,“你只要记得,有事不要自专,凡事跟世子有商有量就好。等你生了儿子,这位置才算是坐稳了。”

    陆清芬收敛心神,进去再次洗漱梳妆去了。

    陆瑞兰看着她换好大婚的衣裳,盖上盖头,才离开娘家,回长兴侯府。

    长兴侯府今天办喜事,整个京城的世家权贵都到场了。

    很多老百姓也来凑热闹,在长兴侯府大门对面的大街上挤得人山人海,朝着这边指指点点,唾沫横飞地说着豪门八卦。

    人群中有两个不起眼的人微微抬头,瞩目看着这边的情形。

    过了一会儿,年纪大一些的那个人问年纪轻的人:“佳儿,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这两人正是畏罪潜逃的元应佳和夏凡。

    元应佳低声道:“看出来了,谢家好像出了问题。三房人明显有了隔阂。”

    “还有呢?”夏凡又问,“这些是宅门里面的事,你一个男人就关注这些?”

    元应佳握了握拳,心有不甘地道:“您不要看不起宅门里面的事。有时候,宅门里面的事才是大事。”

    ※※※※※※※※※※※※※※※※※※※※

    这是第一更四千字,求月票和推荐票哦!!!

    感谢abazhuoma、今曦今朝、enigmayanxi昨天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

    第二更还是晚上六点。o(n_n)o~。

    。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