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倾世宠妻 > 第217章 落定 (第二更5K,求月票)

第217章 落定 (第二更5K,求月票)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我是都市医剑仙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有什么好说的。东篱是人中之龙,无论家世、品行、才干,甚至样貌,都是无懈可击。这样的人,多少人家想让他做女婿都不得啊。”沈大丞相满脸地笑,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很是激动:“能看上袖袖,是她的福气,你就不要挑三拣四了。哦,对了,如果他跟袖袖定亲,就能让小磊多去谢家,跟着东篱学点儿本事。”

    说来说去,都是在说这门亲事能给他们的“大业”带来多少好处……

    袖袖个人的爱憎喜好,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沈咏洁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在她年轻的时候,她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好,但是现在……

    “爹,我们袖袖也不差。”沈咏洁拎起小茶壶,给沈大丞相沏了一盏茶,双手捧着送过去,将张氏的事说了出来:“对了,爹,我昨天把张姨娘用鞭子抽了一顿。”

    沈大丞相接过茶,一时愣住了,“你用鞭子抽张氏?”

    “对啊。”沈咏洁虽然在笑,但是脸上的神情却很坚定,“她这人太嘴长,先前怂恿着我们老爷把袖袖的画像送到北齐大皇子的住处,说他们要选侧妃……”

    “选侧妃?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沈大丞相疑惑,“没有听说过啊?”

    “就是说本来没这事儿,她听了一个下人的道听途说,就怂恿老爷做出了这种事。您也知道,袖袖怎么可能去北齐做侧妃?所以我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的手伸得不要太长。”沈咏洁收起笑容,声音很是冰寒。

    “那是该给她一个教训。”沈大丞相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不过是个穷寡妇。看在健仁份上,你就多担待一些。这些年,你……也是不容易。”

    想起女儿这些年的苦楚,沈大丞相也有些过意不去,“不过我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人。那个张氏是健仁心爱的人,能不动,就不动。”

    沈咏洁在心里冷笑。面上不露分毫。垂下头,道:“我知道了。我就跟爹说一声。她在老爷面前无论怎样做张做致我都不会管,但是她万万不能把手伸到我的孩子那里。您要知道。有一就有二,这一次是袖袖,下一次可能是小磊……”

    “她敢?!”沈大丞相果然怒了,“小磊多尊贵!岂容她这样放肆?!——你放心。我马上把健仁叫来,狠狠训他一顿!敢宠妾灭妻。问问我答不答应!”

    沈咏洁蹲下身福了一福,“那我先带袖袖和小磊回去了。”

    “走吧。”沈大丞相挥了挥手,“记得跟谢家说,让他们找官媒上门。这件事可不能拖。一定要在过年前办好。”

    “我还没有问过袖袖呢。”沈咏洁不软不硬地道,“等袖袖愿意了再说。”说完旋身就走。

    “你回来——!”沈大丞相着急了,招手叫她。但是沈咏洁已经飞快地离去。

    ……

    沈咏洁带着司徒盈袖和司徒晨磊从沈相府回到司徒府的时候,正好碰见沈相府的人来请司徒健仁。

    在门口碰见了。司徒健仁恼怒地看着沈咏洁,冷冷地哼了一声,拂袖上了沈相府的大车。

    沈咏洁看也不看他,自顾自带着司徒盈袖和司徒晨磊进了司徒府的角门。

    回到司徒府的内院,沈咏洁让司徒晨磊回烟波阁念书,自己送司徒盈袖回至贵堂。

    司徒盈袖见沈咏洁从外祖家回来就到她院子里来,肯定是有事要说,忙请了沈咏洁去暖阁里坐着,拿了大迎枕给沈咏洁靠在后背。

    沈咏洁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问她:“伤口还疼吗?”

    司徒盈袖摇摇头,“不太疼了。”

    疼是有一点疼,但已经好了很多了。

    不过她自己都不愿去看那伤口,实在是太狰狞了。

    她有些担心这伤口是不是会好。

    沈咏洁对门外的丫鬟吩咐道:“去找沈嬷嬷把昨天那个装药瓶的大匣子给大小姐送来。”

    丫鬟应了,很快捧了一个大匣子过来。

    司徒盈袖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着满满一匣子小白瓷瓶,就跟那天晚上,谢东篱用来给她上药的那个瓶子一模一样。

    “这是碧玉凝露?这么多?”司徒盈袖又惊又喜,忙拿了一瓶出来,“我等下就抹上。昨天没上药,今天痒得很。”

    沈咏洁点点头,“娘就跟你说件事儿,说完就走,你自己好好想想。”

    司徒盈袖点点头,“娘您说。”

    “是这样的。昨夜谢副相过来给你送药,同时向我提亲,说想求娶你。”沈咏洁不动声色观察司徒盈袖的神情。

    司徒盈袖一怔,回过头,一双大大的杏眼睁得圆溜溜的,显得瞳仁大而深黑,如同一口深井,看得要把人吸进去。

    “……娘,您答应了?”司徒盈袖昨夜就听见了,也曾惶恐过一阵子,但是后来沈咏洁只字不提,司徒盈袖还以为娘也不看好谢东篱,所以回绝了……

    没想到又跟她提起来了。

    沈咏洁倒是没有瞒她,一长一短地道:“昨晚我觉得还没有问过你,所以没有答应他。今天回去你外祖家,跟你外祖提了一下,你外祖倒是很乐见其成。你仔细想想吧。”

    “娘,您觉得呢?”司徒盈袖心里砰砰直跳,真的要嫁给谢东篱?!

    不知怎地,她的心里有一丝不愿意……

    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她又说不出来。

    只觉得是跟以前说起跟慕容长青的婚约不一样的感觉。

    那时候她真无所谓嫁不嫁他。

    上一世她曾短暂地憧憬过做长兴侯府的世子夫人,后来这股念想也被漫长的等待给磨没了。

    这一世完全没有任何遐想。

    本来是觉得嫁谁都是嫁,只要能对她好,对她弟弟好,对她娘好。她就愿意嫁。

    可是现在亲事到了眼前,她居然又有些不确定了……

    真是好奇怪。

    沈咏洁看着司徒盈袖一脸怔忡不安的样子,便明白她对谢东篱没有私情,满意地笑了笑,用手将她垂到脸颊边上的秀发绕到耳朵后面,轻抚她的侧脸,道:“这种事吧。娘没法说得很明白。从家世、人品、才干、样貌。这四样大家都看得见的东西来说,谢副相当然是无可挑剔。东元国的未婚男子,他要说第二。没人说第一。”顿了顿,又道:“当然,皇太孙除外。那是龙子凤孙,不能跟我们这些人相提并论。”

    司徒盈袖“嗯”了一声。“那还有呢?除了这些外在的东西以外?”

    “我还没说完呢。”沈咏洁笑着打断她的话,“还有。他这样有本事,谢家又是从北齐的圣地搬来东元国的,就这一点,就比三侯五相里面别的世家要更有底蕴。除了长兴侯府以外。也就只有谢家能护你一世平安了。”

    司徒盈袖沉默不语。

    她禁不住想起前一世,自己遭遇的那个不测。

    直到如今,她还是只知道结果。并不知道原因。

    如果她能嫁给谢东篱,是不是这个惨剧就不会发生了?

    但是如果她不知道原因。又如何能避开呢?

    她不信上一世盯着她的人,这一世会放过她。

    她曾经想过,会不会是张氏下的手。

    但是想到上一世抓她的人,明明是东元国的飞鱼卫,是皇帝直属的机构,张氏最多跟北齐的锦衣卫有勾结,而飞鱼卫跟锦衣卫明明是死对头。

    如果她的死是张氏下的手,她到底有什么背景,连东元国的飞鱼卫都能指挥得动?

    有这么大能力的人,为什么又要屈居做自己父亲的填房?

    这一世,更是连妾她都能咬牙做了……

    司徒盈袖心里有了个模模糊糊的猜想,但是并不清晰,只像大雨夜里被雨云遮得严严实实的月亮,在厚重的云彩后面发出淡黄色的光芒,只看得清一个轮廓。

    “娘,我要好好想想,能过几天再给您答复吗?”司徒盈袖小心翼翼地问道。

    沈咏洁怜惜地抱了抱她,“没事,好好想想,不用太着急。”不过,她还是提醒她:“我们这种人家,是不可能让你真的跟男人在成亲前就过从甚密的。我只能跟你说,只要对方人品好,有担待,成亲之后,你们可以慢慢熟悉彼此,夫妻感情才会日渐深厚。”

    司徒盈袖红着脸笑了笑,道:“我知道了,娘,您让我想几天。”

    她其实没什么主意,只想问问师父的意思。

    如果师父说可以嫁,她肯定就嫁了。

    如果师父说不能嫁,她一定不会嫁。

    ……

    这几天,司徒盈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一心一意等着师父的笛声。

    但是师父的笛声始终没有响起来。

    白天的时候,她坐在至贵堂后院的藤萝架下,目视着远方云雾里若隐若现的小山,看着师父的住处出神,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到了晚上,她还是睡不着,翻来覆去,很快整个人都消瘦下来。

    很快十来个日升日落过去了,师父依然踪影全无。

    司徒盈袖想起上一次师父离开的时候,很是不高兴的样子,终于明白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得罪师父了,以致师父一怒之下,再也不愿见她了。

    沈咏洁这些天见司徒盈袖瘦得厉害,暗暗称奇,她虽然对谢东篱很满意,但是更希望袖袖能嫁给她也心悦的人,能开开心心过一辈子。

    如果袖袖说她不愿意,沈咏洁是拼着走另一条路,也不会逼她嫁的。

    但是看司徒盈袖这个样子,难道她心里有别人?

    不会还是慕容长青吧?

    沈咏洁心里一急,这天中午吃过午饭之后,还是来到司徒盈袖的至贵堂,将她带到卧房,小声问道:“袖袖,你这阵子怎么了?是真的不愿意嫁给谢副相?”

    司徒盈袖扯了扯嘴角,淡然道:“没有。娘。您说我嫁谁就嫁谁,我都可以。”

    “你这就是气话了。”沈咏洁叹息地拉着她的手,“娘总是希望你能一辈子过得快快乐乐。女人啊,虽然自己要自强,但是能嫁一个能疼惜自己的好丈夫,还是比一个人苦撑要好。”

    司徒盈袖也叹了一口气,捏捏沈咏洁的手。“娘。我知道。您为我找的未婚夫婿,一定是好的,我愿意嫁。”

    师父既然一直不来看她。她就把自己嫁出去算了。

    反正师父不管她了……

    司徒盈袖想到这里,眼圈都红了,十分委屈。

    “你老实跟娘说,心里是不是有别人?”沈咏洁突然冷了脸。严肃说道:“别告诉娘是为了慕容长青。那个男人,娘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嫁给他!”

    司徒盈袖啼笑皆非。倒是把自己的委屈抛开了,忙举起手道:“娘,真的不是这回事。我心里没有人,更不会想嫁给慕容长青。我可以发誓!”

    “好了!”沈咏洁忙拉下她举起来的手。“不用发誓了,娘信了。既然你同意了,那今天秋闱放榜。我已经遣人去谢家送信,请东篱有空过来说话。等他来了。咱们就要把这件事说定,剩下的,就是过礼下聘了。”

    司徒盈袖讶然,“秋闱已经放榜了?”

    她这些天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因受了伤,娘又一直让她静养,连出来晨昏定省都不必,因此她对外面的事情完全一无所知。

    “是啊,东篱这阵子都不能出宫,一直在宫里负责批卷打分排名次。你要知道,科举是东元国取士大典,国之重器,不得不慎重。”沈咏洁见司徒盈袖松了口,也改口叫“东篱”,显得亲近许多。

    司徒盈袖点点头应了,送了沈咏洁出门。

    谢东篱这些天一直没有出宫。

    他整个人也瘦的非常厉害。

    本来就瘦高的个子,官服在他身上穿着都打晃。

    下颌还生出了微微的髭须。

    谢家的大夫人陆瑞兰和二夫人宁舒眉见了,十分心疼,忙张罗着热水和酒菜,让他好好洗个澡,然后吃饭睡觉。

    谢东篱一边擦手,一边问道:“大嫂、二嫂,这些天,可有人找我?”

    陆瑞兰想了想,“没有什么人。”

    宁舒眉也道:“确实没什么人,就是今天早上,司徒府的沈夫人遣人过来,说请你有空过去一趟。还是我打发的,说你回来之后,会好好歇息,明天再去。”

    谢东篱一听,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略微松开了,丰润的仰月唇勾起一个动人的弧度。

    他转身笑着对陆瑞兰道:“大嫂、二嫂,我有件事,想请您二位帮忙。”

    “什么事,尽管说。跟大嫂/二嫂还客气。”陆瑞兰和宁舒眉一起说道。

    “我想请你们帮我定一门亲事。”谢东篱淡笑着说道,黑得深不见底的双眸深处有一抹狂喜的晶芒一闪而过。

    “定亲?!”陆瑞兰和宁舒眉又惊又喜地彼此对望一眼,齐声道:“是哪家姑娘?!”

    “你们也认得。”谢东篱走回自己的里屋,取了自己的庚帖过来,“是司徒府的大小姐司徒盈袖。”

    “是她?!”陆瑞兰首先笑了起来,还对宁舒眉挤了挤眼,“我就说,这姑娘跟咱们家有缘份!”

    宁舒眉也笑,道:“五弟,说,你是什么时候看上司徒大小姐的?”

    谢东篱没有回答,只是道:“好了,我先去司徒府一趟,看看沈夫人有什么话说。你们帮我准备定亲吧。”

    她们找了那么多贵女,谢东篱都看不上,现在好不容易有他看上的人,就算是穷家小户的姑娘,她们也要给他先娶回来再说!

    “没问题!包在大嫂、二嫂身上!”陆瑞兰和宁舒眉忙欢欢喜喜出去筹备去了,先要请官媒上门,然后要准备下聘了,再就是拟定婚期。

    她们俩都知道,明年司徒盈袖就要及笄,马上就能嫁人了。

    “公公婆婆,我们很快就要给五弟娶媳妇了,你们可以瞑目了。”陆瑞兰和宁舒眉甚至去谢复和他妻子刘氏灵前上了柱香。

    谢东篱匆匆忙忙来到司徒府,求见沈咏洁。

    司徒盈袖正好在烟波阁跟沈咏洁和司徒晨磊一起吃晚饭。

    听见谢东篱马上就来了,司徒盈袖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来,道:“娘,我先回去了。”

    沈咏洁知道她是避开,笑着点点头,“去吧,回去好好歇着。今儿可要好好睡觉。看你眼睛底下都是青黑,多少天没有睡好觉了?”

    司徒盈袖抿了抿唇,低头旋身掀开帘子,却正好看见谢东篱站在帘子外面。

    见是谢东篱含笑站在门帘外头,司徒盈袖脸上红了红,嘴唇翕合嗫嚅两下,说了声“谢大人”。

    她一眼就看出来谢东篱瘦了很多,又道:“谢大人这阵子很忙吧?虽然国事为重,也要好生保重身子。”说着,福身离去。

    谢东篱也很惊讶,司徒盈袖整整瘦了一圈。

    她的腰本来就很细,现在更是不盈一握。

    瘦削的小脸上只见到一双大大的眼睛,黑瞳瞳地,里面似乎有会说话的小人儿。

    临走的时候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谢东篱却有惊心动魄之感。

    平时泰山崩于前都泰然自若的谢副相,就有些魂不守舍起来。

    沈咏洁后来说了什么话,他都听得心不在焉。

    横竖就是她应了他的求娶,让他找媒人来提亲。

    谢东篱早就料到了,在来司徒府之前就安排好了。

    他现在满心都是司徒盈袖瘦削的身影和苍白的面色。

    是伤势太重?他的碧玉凝露不管用?还是有人又给她气受了?!

    ※※※※※※※※※※※※※※

    第二更五千字,落定了落定了!!亲们的月票鼓励一下撒!俺可以看在月票份上加快进度。(←_←亲们严肃脸:某寒,你的节操呢?被月票吃了……)

    求月票和推荐票鼓励!!!

    亲们表嫌烦。o(n_n)o。

    。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