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680章 我要去诸神天域了

第1680章 我要去诸神天域了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我是都市医剑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倾城抿紧唇瓣,良久,她低下头,道:“我要去诸神天域了。”

    北凰一愣,五指逐渐松开。

    诸神天域……

    他去不了。

    夜倾城往前走了几步,道:“那人说,我去了,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回来。”

    北凰沉默着。

    夜倾城笑了笑,“我本不想与你说,但你也说了我们的关系,我该告诉你。”

    夜倾城在长廊处的栏杆上坐下,她双手微微攥紧,“我不知道,错过这次机会,日后还能不能去诸神天域。”

    她从来都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面对轻歌,面对北凰,她都不敢。

    她也痛恨肌肤间的接触,总是会让她想起以前被同父异母的哥哥强迫时的场景。

    至今想起,依旧觉得反胃,无比的恶心。

    在悬崖峭壁上的生死徘徊,她很感动,从未有人这样对她好。

    那琴师若是没来找她,她兴许还会沉浸在这种感动之中,甚至觉得,现如今也挺好。

    但,她要去诸神天域,那北凰呢?

    北凰要等她一生吗?

    她一直患得患失,除了悬崖边的感动之外,她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她也时常说出残忍的话,在她眼里,世间所有男人都一个样,北凰也不例外。

    她想把北凰逼走,换而言之,却也在一次次考验北凰的感情。

    夜倾城站起来,背对着北凰,双眸微微闭上。

    她不是夜轻歌,没有敢爱敢恨的勇气,也没有一走了之的洒脱。

    她在爱与不爱之间徘徊,仗着北凰的喜欢,一次次的把北凰逼入绝境。

    夜倾城走时,北凰蓦地抓住她的手腕,“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北凰的手慢慢松开。

    诸神天域,他穷其一生兴许都不可能去。

    夜倾城走的洒脱,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

    北凰双手攥成拳头,他无奈的看着夜倾城。

    每当他以为自己可以拥有她的时候,夜倾城便固执决然的走。

    屋内,轻歌收拾行礼。

    她要带走的东西,似乎也不多。

    轻歌突地直起身体,眸色一凝,她寸寸回头看向那人。

    安溯游站在她的面前,花白的眉皱了皱,不悦的道:“你要去炼丹?”

    想到林外断头台安溯游救她的一幕,轻歌心里没有任何感动,但也不再怨他了。

    每个人的向往和憧憬都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她又何必耿耿于怀。

    “回去见一见爷爷,就该去炼丹府了。”轻歌淡淡的道:“迦蓝没了,冥千绝也废了,安院长若是不嫌弃就去天地学院吧。”

    这种淡漠疏离的语气,安溯游听着却是很不舒服。

    “四星宫开始处理血族了,但血族老祖宗太强大,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安溯游道:“你与血族恩怨颇多,又杀了与血族联盟的永夜生,甚至替代了永夜生的位置,血族不会放过你的。”

    “我自有分寸,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血族还暂时不敢对我动手。”轻歌道:“安院长,请回吧。”

    “宝贝徒弟!轻歌儿……”

    金蝉子从外兴冲冲的跑来,嵇华跟在后面怀疑人生。

    也不知道他现在换师傅,父亲会不会打死他。

    金蝉子脸上堆满了笑,看见安溯游之后,那笑顿时消失不见。

    金蝉子绕过安溯游站在轻歌面前,狐疑戒备的盯着安溯游看了许久,“安院长,有什么事冲老夫来,放过老夫的徒儿吧。”

    安溯游一怔。

    嵇华见此,心里不由腹诽。

    上回蓝生烟的妹妹看上他时,他觉得那姑娘脾气暴躁心狠手辣不愿娶,金蝉子与姑娘父亲交情甚好,与其喝了一壶酒后,猛地拍拍大腿说抓也要把嵇华抓过去。

    嵇华看着轻歌,满眼的羡慕,下一世,他也要当被人宠爱的姑娘。

    安溯游一刹那仿佛苍老了许多岁,他看了看金蝉子,又看了看轻歌,而后转身走出去。

    至今为止,他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甚至认为若不是冥千绝,哪有夜轻歌的今天?

    轻歌看着安溯游孤独的背影,摇了摇头,颇为无奈。

    金蝉子紧张的观察着轻歌,“徒儿,你没受伤吧?”

    轻歌笑着摇了摇头。

    “小夜,你真的要去炼丹府吗?会长希望你来炼器工会。”嵇华道。

    轻歌点点头,“炼丹府非去不可。”

    提及炼丹府,金蝉子臭着一张脸,一屁股坐在榻子上,扭过头看向别处。

    “罢了罢了,你去吧,不用管为师的死活了,为师没有不高兴,一点儿都没有。”金蝉子冷哼一声,“林子大了,什么徒弟都有,你看看你们两个,哪里听话了?再看看人鬼眼大师的几个徒弟,一个比一个乖顺听话。”

    嵇华:“……”这不是在训斥轻歌吗,怎么他又遭罪了?

    别的不说,在金蝉子身边这么长时间,他可是乖顺极了,连师娘都喜欢他。

    为此,金蝉子还刻意让他跟师娘拉开距离,说什么女人五十猛如虎,如饥似渴的年龄,然后又说嵇华年轻气盛……

    瞧瞧,这都什么话?

    “过些日子再去炼器工会。”轻歌见金蝉子闹小情绪,心一软,不由道。

    金蝉子更是生气了,“过些日子?再过些日子,为师都要去跟阎王爷喝酒了。”

    “师父,你胡说什么呢?”嵇华眉头皱紧。

    金蝉子怒瞪嵇华,“你看看你,竟还在质疑为师的话,为师的威信都没有了吗?身为一个师兄,你管好师妹了吗?”

    嵇华:“……”他错了,他就不该说话。

    轻歌双眸一亮,凑到金蝉子身旁,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尾音拖的极长,“师父……”

    金蝉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脸色一变,叹息,“算了,你去吧,半年后不论成败都要回炼器工会,绑也要绑回来。”

    嵇华干咳,眼神里全都是哀怨之色。

    他说话金蝉子就不爱听,小夜撒个娇金蝉子就气消了。

    “小夜,你别怕,我会陪你一起去炼丹府的。”嵇华郑重的道。

    金蝉子皱了皱眉,“轻歌得到了赫如是的传承,去炼丹府就罢了,你一个炼器师赶去凑什么热闹?”

    嵇华无奈,“不是你让我去的吗?”

    “我有说过这话吗?”金蝉子看向轻歌。

    轻歌点头。

    金蝉子咳了咳,“那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收拾包袱?”

    嵇华有点儿小悲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