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乘龙佳婿 > 第四百四十四章 进击的赵帮主

第四百四十四章 进击的赵帮主

推荐阅读: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带着仓库到大明抗日之将胆传奇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这个每年秋后大刑杀人都在内城西四牌楼的年代,外城菜市大街……那就是真正的菜市大街,每天清早运菜进城售卖的农人以及买菜的人,能够把这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除此之外,它就没有什么额外的功能了。

    而在如今午后过了申时的这个时段,这里本来应该是遍地菜叶,人流稀少,可眼下却是众多人闻风而至,至于焦点,自然就是被围在当中的那几个汉子。此时此刻,这些人再也没了刚刚在兴隆茶社楼下时的衣衫鲜亮,一个个全都是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却还不敢吭声。

    不是他们不想说话,而是只要他们一开口,就会激起更大的反弹。就在刚刚,一个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妇人,就对着围观百姓哭诉了自家女儿半年前出门到亲戚家送东西,然后就再无影踪的旧事。就算此时此刻,她还在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个不停。

    “我的女儿啊……我当初整整一个月都在外城找人,我们母女相依为命,我都差点不想活了!我差点没把整个外城翻了一个遍,最后才听说人是被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说是抓逃奴给直接塞上了一辆车,可到南城兵马司去告却没人管!这些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的东西!”

    这个妇人并不是唯一哭叫不休的那一个,事实上,在她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人控诉自家丢失了孩子,丢失了妻子,丢失了妹妹……总而言之,甭管是不是眼前这几个人干的,此时此刻众多苦主都把满腔怨气和怒火发泄在了他们的身上。

    如果不是见义勇为的有活力社会团体——也就是铁衣帮的那些汉子们努力维持秩序,只怕那几个捆得严严实实,光挨打不可能还手的家伙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这般闹哄哄的局面持续了许久,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铁衣帮的人渐渐就有些撑不住了。他们从前也就是在京城刮刮地皮,向那些店铺收点例钱维持生计的有活力小团体,都是外城土生土长的人士,因为没有太大的后台,更恶劣的事情当然也不敢做,所以规模也不算大。

    总共就二三十号人,即便全都集中在这里,可他们也已然发现,此时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至少那些间或冲上去拳打脚踢的家伙,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和最开始一样一个个全都拦住。

    没办法,所谓苦主实在是有点太多了。他们甚至难以分辨,哪些是真正的苦主,哪些是浑水摸鱼的人,哪些又是别有用心之徒。

    可是,想到那个赤手空拳把他们从上到下全都揍了个遍,然后让他们不得不俯首帖耳的冷漠少年,每一个人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维持。尤其是因为力气大,打服其他人坐了帮主的赵铁牛——铁牛不是真名,而是因为力气大打架狠得的诨名——更不得不奋战在第一线。

    挺身而出的他用自己的力气拽住那些拼命拳打脚踢泄愤的人,往日和人讲道理更多都是用拳头而不是用嘴的他,今天竟是异常苦口婆心:“好了好了,婆婆你打几拳消消气也就行了,真要把人打死,你上哪去找你们失踪的儿媳妇?”

    “大娘你也是,别哭了,小心把眼睛哭坏!什么,你说衙门不管?呸呸,这事情已经通天了,这家衙门不管也有那家衙门!这京城衙门可多着呢,刚刚亲眼看到这几个家伙试图诬良为贱,而后又吩咐我们押了人游街示众的,就有渭南伯,知道渭南伯是多大的官吗?”

    赵铁牛正磨破了嘴皮子劝导那些愤怒到极点的苦主,可就在这时候,他就听到了一声吆喝:“让开,全都让开!谁允许你们聚集在大街上闹事的!不想挨鞭子就赶紧让开!南城兵马司办事,闲杂人等退散!”

    一听到南城兵马司五个字,赵铁牛冷不丁打了个寒噤,对于他这种在外城讨生活的人来说,任何官府都是最大的,一个甚至都没有编制的非经制役,比如说白役和帮役,也能够对他这个所谓帮主呼来喝去,更不要说衙门就直接在外城的南城兵马司。

    那可以说一直就是外城所有百姓头上的天!

    因此,哪怕那个冷漠少年给过他们非常明确的保证,他还是忍不住战战兢兢。当看到人群不由自主让出一条通路,南城兵马司那个他只远远见过一面的马副指挥和一群兵卒大摇大摆地出现时,他先是吞了一口唾沫,随即反复告诉自己如今是有后台的人了,这才迎了上去。

    “马三爷……”

    他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就只见一鞭子迎面抽了下来。

    要是搁在平常,赵铁牛顶多只会忍气吞声用肩膀又或者别的部位挡住这一下,可这会儿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又或者说火气,竟是突然出手一把拽住了那鞭梢,随即更顺手用力一扯,差点把肥头大耳的这位副指挥马三爷给拉下了马!

    而直到做了之后,他才一下子恍然醒悟,对面这位不是他平常打架时招呼众人一拥而上对付的强敌,而是南城兵马司副指挥。可这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眼见人在马上狼狈不堪地怒视自己,仿佛立时三刻就要吩咐下头人抓了他这个刁民,他干脆把心一横,挺胸怒喝。

    “马三爷,我和兄弟们敬你是朝廷命官,你却一上来就蛮不讲理,抬手就要鞭笞我,要知道我们这些兄弟才刚被渭南伯亲口嘉许是仗义出手的勇士!”

    “眼前这些家伙在外城横行了不止一两天,打着给富贵人家抓逃奴的名义,也不知道多少良民百姓被他们掠卖,你这南城兵马司却从来不管,今天却要在我们身上耍威风吗!”

    马三爷已经是又惊又怒。几个在外城活动了好些年的拍花党突然踢到了铁板,在即将开御厨选拔大会的当口犯在了国子监博士张寿的手上,现场目击人士还有渭南伯张康和公学祭酒陆绾之子陆筑以及众多商人,这消息传到南城兵马司时,他这个副指挥顿时头大如斗。

    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几个拍花党背后的那位汪四爷紧急派人给他传信,这几年拿了人家太多好处的他不可能坐视不理。否则他生怕人家把事情抖露出去,他也一块完蛋。

    从下头人口中得知是在外城讨生活的铁衣帮惹出来的事,心中本就不痛快,马三爷自然一上来就拿赵铁牛撒气,可他万万没想到,往日甭管他怎么挥舞,那都绝对没人敢躲的鞭子,今天却不但失去了威慑力,反而他自己都被赵铁牛顶了个面红脖子粗!

    “你……好你个刁民,你狂妄大胆!”

    平常跪得多了,今天既是一时昏头硬顶了上去,赵铁牛干脆不管三七二十一,非但没有把话说得和软一些,甚至更硬梆梆地继续怼了上去。

    “是我狂妄大胆,还是马爷你想要偏袒这些拍花党!你自己看看,这到底有多少苦主!有丢了女儿的,有没了儿媳的,有失了妹妹的,至于家里儿女小小年纪就被拐走的可怜夫妇,全都在这儿!这还只是刚得到消息过来的,要让人在南城到处嚷嚷一遍,你说有多少人受害!”

    能被人推举做这个帮主,赵铁牛自然不仅仅是力气大,敢打敢拼,也是因为他很有与人交涉的能力,可此时此刻他和南城兵马司副指挥马三爷这么正面交锋,铁衣帮的人都看傻了。不但这些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围观百姓中,竟也有人脱口而出叫了一声好。

    民不与官斗,谁能想到,这区区一个市井小人物竟敢和赫赫有名的马三爷扛上!

    仿佛是被赵铁牛的当面硬顶和四周的叫好激起了勇气,本来在地上大哭大叫女儿的那个妇人,也突然嚷嚷了起来。

    “没错,我当初女儿不见了,去你们南城兵马司报案却被赶出来,现在这些该死的狗贼被人抓了,你们官府却又跑来为难人家仗义出手的好汉,你们定是收了那些拍花党的好处!”

    一个苦主带了头,虽说还有些人慑于南城兵马司往日淫威不敢出声,但叫好起哄的人却是更多了。眼见那声音一波高似一波,一时间,马三爷顿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哪里想得到,往日他背后那被人敬畏的南城兵马司,有一天竟然也会招致这样的责难!

    好在他往日也是常讨好上司的人,这膝盖说弯就能弯,身段说软就能软,此时他立刻就挤出了一丝笑容,竟是打了个哈哈道:“本官也就是听说发生了大事,性急了一些,谁知道就惹来这一番埋怨!你们都急什么,本官不就是来打算捉拿贼人回去法办的吗!”

    等这风头过去了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铁衣帮,还有这些起哄的家伙!别看那些大人物们现在关注此事,他们哪有空一天到晚盯着这些鸡毛蒜皮!

    赵铁牛哪会不知道马三爷是什么德行,此时顿时见人拿腔拿调,如此作势,他就冷笑道:“那敢问马三爷,按照大明律,就凭掠卖人口这个罪名,该如何处置这些家伙!”

    马三爷正想说还没有切实的证据,可发觉情势不妙,再加上人家来找自己时只说尽快把事情压下去,对这几个蠢货反而另有安排,他眼神一闪,当即慷慨激昂地表态。

    “掠卖人口,国法不容,当然该严惩!要是本官碰到这些家伙,早就把他们给活活打死了!你们这些苦主若是心头难耐做出了什么过激之事,却也情有可原。古话说得好,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君子报仇不隔夜!”

    他理直气壮地说着这些煽动的话,眼见有几个苦主果然按捺不住,转身上去就动手动脚,尤其是之前那个还控诉自己和南城兵马司不作为的妇人,更是扑上去又踢又打,他不禁暗自盼望之前汪四爷承诺的灭口者能够动作利落一点,赶紧弄死这几个贪心不足惹出事的蠢货。

    可是,马三爷这副不同寻常的表态,却已经引来了赵铁牛的怀疑。尤其是眼见得刚刚自己好不容易安抚好的苦主们竟然已经被重新撩拨了起来,又围逼了上来,对着那几个汉子拳打脚踢,他立刻冲着铁衣帮的那些帮众们打了个眼色。

    这引蛇出洞没能把人的同伙引出来,却先引出了官府,而且马三爷竟然忍气吞声没和他继续理论下去,反而还说什么有怨报怨,这绝对有问题!别是有人混在苦主当中想灭口!

    虽说有什么问题他瞧不出来,但赵铁牛却还知道提防。他毫不犹豫地退到那几个被捆成粽子一般的人当中,竭尽全力地制止那些踢打怒骂的苦主们,口中大声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冷静一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别回头闹出人命,反而把自己送进了衙门!”

    围观百姓此时已经都看呆了。代表官府的南城兵马司马三爷嚷嚷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而平日里争强好斗的铁衣帮赵铁牛,竟然正在安抚人家要冷静?

    这是倒过来了吧?

    而马三爷亦是被赵铁牛气了个半死,可煽动的话已经说了,再说下去更露骨,说不定就会成为把柄,因此他只能在那暗自着急。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就在他等得心急火燎之际,陡然之间就只听到了一声抑制不住的痛呼。

    “杀人啦!”

    骤听这一声惨叫,马三爷不怒反喜,精神大振,可他正以为是已经有人被灭口干掉了,却只见刚刚正在泄愤的苦主们犹如遇到了鬼似的慌忙散开,紧跟着,循声望去的他就看到了令他意料之外的一幕。

    却只见是一个陌生的少年举重若轻地一手捏着一个持匕首之人的手腕,随即只是轻轻一抖手,就将那比自身高至少一个头的家伙重重摔在了地上,最终这才若无其事地拍了拍手。

    马三爷惊疑不定,而赵铁牛却是喜形于色,慌忙三步并两步迎了上前,恭恭敬敬地说:“六爷,您来了!”

    “这个喊杀人的正打算灭口。”

    阿六一句话解释清楚了自己出手的由来,随即就抬头看向了那位面如黑锅底的南城兵马司副指挥马三爷,随即淡淡地说道:“我家少爷说,堂堂南城兵马司副指挥,竟然鼓励苦主和凶嫌冤冤相报,而不是秉公处断,这桩案子还是换个衙门办来得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