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永恒剑主 > 第两百四十三章 中府 下

第两百四十三章 中府 下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修罗天帝元龙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如此,那便先叨扰一阵了。”林新想了下,自己确实对中府一无所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来,慢慢打听了解情况。而且他也需要一段安稳的时间来仔细研究青鱼灯对自己身体的影响。

    果然,一听到林新的决定,马原父女都有些松了口气。

    “那这样,我们先去这个镇上交货,然后便直奔我亲族那边住下。”马原赶紧道,“我马家在这里附近的佘临城内,也算是名门望族,等我安排好,上师也能安心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了解周围环境清楚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林新点头。“也好,赶了这么久的路,也是该好好梳洗一番了。”

    一行人先去了一处商行模样的地方,马原拿出一个小袋子交了货,便马不停蹄的直接去车马行雇了数辆马车,购置好吃喝,直接前往附近的佘临城。

    花鼓镇边上的最大聚集地,便是佘临城,这里是吸纳周边像花鼓镇这样小镇特产的集中交易点,大量的杂货市场吸引了诸多其他远方的商人前来收货。

    仅仅只是一天的路程,马原等人便带着林新,来到城内一处朱门石狮的深宅大院前。

    一行人马从侧面侧门进去,有穿黑色描金长裙的丫鬟迎出来。

    “原来是马叔叔,上次表小姐还念叨着你们,没想到这才过没多久便能又见面了。”丫鬟生得伶俐可爱,身材娇小,带着马原一行人进了侧门。

    马原也是陪着笑道,又递上去一点东西。

    “只是点小玩意,不成敬意。”

    “看你们这次有些麻烦似的,难道是遇着乱风了?”丫鬟接过东西低声问。

    “时运不好,唉说来话长。”马原一声叹息,马秋秋也是想起之前的情形,又有些想要落泪。

    “我先带你去见表小姐。”

    丫鬟一边小声道,一边示意下人领着其余队伍里的人前往附近的客院住下。

    林新和另外两个领队作为贵客。被马原单独点出,便安排在了府里的客院住下。

    一切安排妥当,林新也就安心在这马府住了下来。

    时间一晃便过去了数天。

    *********************

    “上好的梨花豆腐,葱末肉酱自己放!”

    马府边上是一条小吃街。

    街上人来人往。林新正坐在豆腐铺子里,喝着碗豆浆,听着小二的叫卖声,看看街上过往的路人。

    热腾腾的豆浆喝着没什么味道,不知道冲了多少水。只是有些烫。喝下去肚里全是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林新眯着眼,一身暗绿色长衣,肩上绣了一朵金梅,这是他随意在边上买的一套衣物。

    此时他正坐在铺子里,和其余一起来吃早餐的人混杂在一起,泯然众人,没有一点异样凸出。

    这几天,他在附近转了转,中府说的话口音和南府相差不多。只是调子有些不同,显然双方是有流通语言的。

    马府平日里也看不到什么人进出,大多都是深居简出。

    从马原马秋秋父女离开,已经有三天了,昨日还差人过来报讯,说是听说了他能够手刃血兽,所以表小姐感兴趣了,要召见他。

    对方报讯的人来说得很清楚,是召见,不是约见。

    想到这里。林新也是不自觉摇头一笑。

    “能够解决一般血兽的高手,至少也是练气士,一个练气二品高手,在这里居然会遇到这等待遇。却是有些所料未及。更不用说当初我解决的血兽乃是三品才有可能解决的庞大类型。”

    他也不去多想为什么对方会是这般态度,而是专注的看向刚刚端上来的热豆腐。

    “客官您慢用。”小二扯过毛巾在桌上擦了擦,赶紧又去招呼其他客人。

    林新扯过筷子,轻轻夹起白花花的豆腐咬了口,顿觉细嫩可口,豆香满腔。撒上香葱肉酱还有一些花生碎末。

    呼!

    忽然街上有两人腾空而起。相互之间兵刃交击,发出清脆响声数十下,在半空中就打成一团。

    “华世龙城,既然被我撞上了,昨日之仇今日了结。”

    其中一男子声音传开,激斗中也声音平稳清晰,显然有很强余力。

    “宋掌门,那次之事可怪不得我吧,是你门下自己女弟子长得漂亮,我不就是勾搭几下随便玩玩,用得着这么大动肝火?”

    另一人嬉皮笑脸道,但气息明显有些起伏,远不如前者稳定。

    “既然是华世龙城!择日不如今日!杀妻之仇不共戴天!”

    马上又有一人怒声冲天而起,朝着两人加入进去。

    三人在街道上你来我往,一会撞翻一处摊贩推车,一会有冲进酒楼二楼打得一片狼藉。

    林新所在的摊子还好处于边缘角落里,是个死胡同,进来了便出不去,几人也就没往这边过来。

    三人招式狠毒,内气澎湃,居然都是内家高手。

    这也让刚到中府的林新心头微微吃惊,这大街上随便冒出三人,便是内家高手。

    再看看摊子里安然吃东西的几人都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不慌不忙,像是看戏一般盯着那边。

    “又是外地人吧,这几个要倒霉了,居然敢在官府眼皮子下面动手。”

    “前天才有巡抚路过,这里便出闹事打斗,嘿嘿,这下有好戏看了。”

    铺子里的人群中,有人起身离开了,但大部分都是安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丝毫不担心可能被波及。

    林新几口吃掉豆腐,喝干碗里的汤,起身朝着另外一条街道走去。

    在马府这几天里,他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小书店,在里面有很多纪录类的县志府志之类书籍,可以去翻看一下,了解关于中府的大致环境。

    越过一个卖仿写字画和小玩意的路口,路边有着一个小小的寺庙,从白石牌匾往里望去,可以看到长长的往里延伸的白色石阶。里面隐隐有诵经声穿出。

    不知道怎么的,林新忽然想起青鱼灯,此时站在寺庙前,他隐隐感觉有些安心宁静。

    “青鱼灯或许真的和佛门有关联”

    他隐隐又开始感觉到青鱼灯开始发热了。

    自从知道这东西可以对抗身体腐烂化后。他便将其放在自己心口处,护住心脉。

    而且这几天研究发现,他只要诵读佛经,便能加强青鱼灯对抗腐烂的程度。

    此时站在寺庙前,也是一样感觉。

    静立片刻。索性林新转身走进寺庙。

    既然心有所感,不如立刻就去看看。

    顺着牌匾走进去,石阶上正又一个小沙弥握着扫帚在清扫台阶。

    “施主,请问您是要入住还是烧香?”小沙弥看到林新进来,便也迎上来问。

    “烧香。”林新拿出一两银子给小沙弥。

    “烧香请往直走,入了大殿便能看到香炉。

    此时香客络绎不绝,台阶上上上下下的人也不少,小沙弥应付了林新,便又去招呼其余人。

    林新独自往前,一路上台阶。很快便来到一座大殿前,寺庙虽小,但唯一的这一座大殿确实修建得古朴简洁。

    里面供奉着一座怒目金刚,四条手臂各持金环,张牙舞爪,却又有一番森严气度。

    前来祭拜烧香的人进出都是无声,很守规矩。

    林新从门口的僧人手里买了一束长线香,走进去,点燃,站在一名老夫人身边。对佛像拜了三拜。

    此时距离寺庙后面的诵经声更近了,他越发的感觉青鱼灯滚烫起来,几乎像烙铁一样,紧贴在皮肤上。连他高达二十点的体质也有些刺痛感。

    “看来肯定和佛门有关。而且关联不小。而且有可能和诵经声有关。”

    林新心有所悟。

    “施主可是想要入内诵经?”一个小和尚凑过来询问。

    “小师傅,我想请问一下,这里可有佛经卖?”林新随意问道。

    “有,自然是有的。施主是要法华经,空业经,还是大名经?”小和尚顿时感觉生意来了。双眼发亮问道。

    “一样给我来一本吧。”

    林新也不挑。

    片刻后,他拿着几本经书出了寺庙。又去书店买了几本关于府志的书。才回到马府。

    刚进院子。

    “先生,表小姐已经让人来请您过去了。”照顾他的丫鬟低声道。

    林新微微一愣。随即淡淡道。

    “你去告诉那人,就说我不会停留多日,很快便会离开,不劳关心了。”

    丫鬟愕然,似乎还没见过有人会违逆府里表小姐的意思。

    林新已经提着书进了院子卧房,关上门丢出一句话。

    “我闭关休息,不要吵我。”

    若不是给马原父女面子,他大可以自己找客栈住下,再慢慢了解这里。但看现在这样子,似乎是这表小姐对他有了一丝兴趣,也不知道马原父女在她面前说了什么。

    *******************

    马府主院内。

    “那马原又带人来住了。老爷还在西边没回来,这老是让这些穷远亲占便宜,让别房看到了不会说闲话么?”

    院子里,两个老妈子正陪着一个娇美贵气女子说着话。

    “是啊,他们这些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远亲中远亲,就是一点点小关系就能厚着脸皮过来套近乎,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老夫人也会烦啊。”

    女子却是淡淡一笑。

    “我女不久就要从坤琳剑派回来,这次成为正式弟子,正好大办一场,且萱儿身边也需要一点人手使唤,一直是以前那般的凡俗之人也不大行,也需要一点高手。”

    “正好这次马原他们一起过来逃难的人中,这个红花实力能够杀死那劳什子什么血兽,应该不错,正好可以给萱儿做个身边主事。”

    “夫人考虑倒是周全,只怕那人不识抬举,不知道这是何等的大好机会,要是拒绝了丢了面子”一老妈子担心道。

    “拒绝?无非便是利益而已,我马府若是能够给他足够利益,他自然不会跑。若是利益不足,怎么也留不住。萱儿现在前途远大,巴结的人太多,若是他知道情况,必定不会拒绝。毕竟,那人是南府逃难之人,没有身份,没有路引,要想在这里行走,那是寸步难行。想这样没有身份,躲避逃难的高手,是最好招揽的。”

    女子轻声道。“我这个做娘的,唯一要注意的,便是为她安定后方,以免马家有什么后顾之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