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智斗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婉怡上前两步扯着他的胳膊停下来道,“多大的女人。”

    “大学三年级。”陆江船眨眨犯困地眼睛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程婉怡咽了下口水,微微扬起下巴质问道。

    “你老公我三两下就让她说了出来了呗!”陆江船得意地吹嘘说道,还一副我很有能耐的样子吧!

    “好看吗?”程婉怡耐着性子追问道。

    “呵呵……告诉你,你比不上人家。嗯!”陆江船末了还重重的点点头道。

    “所以?”程婉怡提高声音道,“所以和她嘀嘀咕咕的连觉都没睡,那么有意思吗?”

    陆江船嘴角微扬看着她道,“嗯!挺有意思的。”看着她生气娇俏的脸蛋儿,还傻乎乎地问道,“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在家等你等的心急如焚,你在哪儿和女孩子嘻嘻哈哈的那么有意思啊!”程婉怡气呼呼的说道,这脸鼓的如青蛙似的。

    “哈哈……哎呀!偶尔在大客车上和挨着坐的女孩儿聊两句都不许啊!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陆江船不以为意道,接着反问道,“你坐车时,旁边就没有坐过陌生的男人吗?没跟别人说过话吗?”

    “我连三句话都没有说过。”程婉怡非常严肃地说道,“我都是在看书。”

    “哦!在晃晃悠悠的车上看书,眼睛会看坏的。”陆江船拍着她的脑袋道,“以后别看了。我可不想看你戴眼镜的样子,可不想你这双漂亮的眼睛被厚厚的镜片遮住了。”

    程婉怡现在还哪有心思听他的甜言蜜语,他这种无意识真的很危险。

    “肯定是你嬉皮笑脸的先开口跟人家说话的。”程婉怡瞪着大眼说道。声音尖且细。

    “我不是那种男人。”陆江船摆手道。

    “我还不了解你。”程婉怡微微扬起下巴,一撇嘴道。

    “天啊!你连这个也容不下,实在太过分了。这有什么吗?”陆江船接着说道,“看起来我真是不应该跟你说老实话呀!要是说老太太不就没事了吧!你要是想让我当老实的男人,就别这样,贤惠一些。”话落就朝前走去。

    程婉怡扯着他道,“你和她闹着玩。该把我忘到后脑勺了吧!”

    “那哪能啊!”陆江船反手扣着她的手道,“走了,走了。回家睡觉,一点子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值当的你大动肝火啊!”

    “鸡毛蒜皮,小事?对我来说是大事。很大很大的事。你这种思想很危险。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程婉怡掐着他的手心儿道。“你跟别人嘻嘻哈哈时,是不是忘记了你是已婚的身份了。”

    “嘿……你说什么呢!我总不能跟人家说两句话,就告诉人家我结了婚了吧!”陆江船接着道,“人家还不当我神经病啊!”

    “你要时时刻刻牢记你已婚的身份,不能给那些丫头们错觉……”程婉怡点着他的胸口道,“你这种招蜂引蝶的气质,真让我头……?疼。”

    “生效!”陆江船赶紧说道。

    程婉怡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所以闭上了嘴巴。朝他微微一笑,笑容如桃花般灿烂。双唇透着健康的淡红色的粉润光泽。

    陆江船见状懊恼地双手扒拉扒拉头,蹲在了地上道,“我真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我结什么婚啊!”

    程婉怡上前拉起他,挽着他的胳膊道,“走了,妈,说让你回去,喝一碗汤。”

    陆江船摇头失笑道,“真拿你没办法。”

    程婉怡举起他的左手道,“以后,你只要把左手亮给人家……。”她扯着他停下来质问道,“你的结婚戒指呢!你为什么不戴着。”

    “谁说我没有戴着,在这儿呢!”陆江船从脖子里拉出红绳,下面不是坠子而是他们的结婚戒指。

    “你干嘛戴到脖子里啊!”程婉怡轻声问道。

    “我拿着手术刀,你说能戴戒指吗?”陆江船紧接着又道,“再说了,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手上戴过饰品的,我连结婚你给买的手表都没怎么戴。”

    程婉怡想了想,今儿说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他已经喊生效了,这结婚戒指的事情缓两天再说,慢慢调*教。

    这事得好好地琢磨一下,怎么让他心甘情愿地戴上去。程婉怡看着他的眼神,划过一丝光芒,计上心来。

    回到家,正巧赶上烤肉摊儿,收摊子,两人加入了收摊子的队伍当中。

    &*&

    此后两个星期,程婉怡每天到点儿就小巴站接陆江船,风雨无阻,两人如新婚夫妻似的,如胶似漆,蜜里调油。

    这天,陆江船下了小巴,今儿早回来了,左右张望了一下,没看见自己的老婆,还挺失落的。心里泛起了嘀咕,今儿怎么没来接自己。

    带着心事,陆江船朝家里走去,此时烧烤摊儿还没有收摊,依然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然而看着自己的老婆穿着非常性感的女仆式的围裙,胸前鼓起的山峰是个大大的红色的蝴蝶结,看得让人想入非非的。

    而她和几个男的笑的花枝招展,陆江船这脸色就阴了下来。

    虽然站的远,这里又吵吵嚷嚷的,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他是男人,看得出那几个男的色眯眯的眼神。

    程婉怡看见他回来了,笑着和他们说了几句,走了过来,“回来了。”

    “你怎么没来小巴站。”陆江船冲口而出道,话说完看着她似笑非笑地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脸,“我的意思是没看见你,晚上不安全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明白。累了吧!晚饭吃的好吗?大嫂熬了汤。”程婉怡笑意盈盈地说道。

    “我去跟爸、妈,打声招呼。”陆江船说着进了茶餐厅,给二老打声招呼。就拎着程婉怡上了二楼。

    “呃……烤肉摊还没有收摊呢!现在走不合适吧!”程婉怡扯着他的胳膊道。

    “我已经跟爸、妈说过了。”陆江船说道,“老公回来了,你的视线得围着我转。”

    “是,是大老爷。”程婉怡戏谑道。

    两人上了二楼,喝了一碗田七红枣生鱼汤,夫妻俩就上楼回了自己的房子。

    夫妻俩先后冲了澡出来,坐到了床上。

    程婉怡等了半天没见他有反应。索性拿起床头柜上的书,斜倚着床头翻开看书。

    陆江船也在等着她开口,结果等了半天是居然是这样子。于是拿过她手里的书道,“这是什么?”

    “《普通法的诉讼形式》这是了解英国普通法的‘金钥匙‘。”陆江船不解道,“我记得你不是念的哲学吗?怎么看起来法律书籍了。”

    “我还修法学来着。”程婉怡盘起腿来,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

    “哎呀!你怎么还看这种书。”陆江船咋呼道。

    “怎么了不许看!”程婉怡挑眉道。

    “不是不许看。你不是放弃了学业才嫁给我的吗?”陆江船剑眉微跳。看着她道。

    程婉怡夺过他手里的书道,“这不是学业,业余兴趣而已。”

    陆江船食指点着书道,“这是你的兴趣。”

    程婉怡把书放在双腿间,看着他道,“我不喜欢看小说,看什么书,难道不是我的自由。”

    “你这就是向我表明。你放弃学业显得很冤枉。”陆江船不满道。

    “我什么时候说了,我一点儿也不。我不后悔。”程婉怡睁大眼睛提高声音道。

    “那你为什么看这些书呢!”陆江船指着她双腿间的书道。

    程婉怡左手食指点着书道,“这就像是,喜欢围棋的看棋谱,喜欢音乐的看乐谱一样,没有什么可稀奇的。”

    陆江船一下子摁着她的左手,修长的手指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了,“咦,你的婚戒呢!”

    “哦!在这儿呢!”程婉怡从脖子里拉出一根红绳,下面坠着婚戒,“我这不是学你吗?戴着戒指干活一点儿都不方便,这样多好啊!对吧!”话落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道,“嗯!还是我老公聪明。”

    陆江船被她给噎了个半死,认真地看着她,突然间笑了,“呵呵……我不戴婚戒,就这么让你介意吗?”

    “对!”程婉怡很爽快的承认道,她举着自己的左手,“你看现在我也没把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所以咱们还没结婚,这是结婚前,因此咱们是自由的,我可以随便想说自己想说的话,明白吗?你就是说生效也不管用。”

    “明白,开始吧!”陆江船倒是想听听这丫头能说出什么花来。

    “你说说,你把戒指挂在脖子上的用心。”程婉怡开门见山地说道。

    “用心?”陆江船挑眉道。

    “就是用心!”程婉怡加重语气道。

    “你把她看做是用心,那你说我的用心是什么?”陆江船双手交握手肘搭在膝盖上耐心地问道。

    “婚戒,是我们要戴到坟墓里的知道吗?为什么不戴,为什么要挂在脖子里。这婚戒,对自己来说,起着时刻提醒自己是已婚之身的作用,而对别人呢!是告诉她们我已经是有伴儿的人了!你为什么不戴在手上。”程婉怡铿锵有力地说道。

    “我说婉怡,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陆江船说道。

    “你想装未婚小伙子吗?你是不是想避免人家察觉你是已婚之身。”程婉怡微微扬起下巴,一字一句道。

    “你太能联想了,我只是嫌它麻烦才戴在脖子上的,你知道吗?”陆江船赶紧解释道。(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求推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