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倾世宠妻 > 第146章 真相 (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第146章 真相 (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缓缓落下的门帘挡住了门外的光线。

    司徒晨磊的眼前有一瞬间的黑暗。

    但是谢东篱的双眸如同有万千星光闪耀,将他的视线牢牢钳住。

    他移不开眼睛,直直地看进谢东篱的眼睛里。

    像是过去千秋万载,又像只是弹指一瞬。

    司徒晨磊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是心底那股被掩盖的黑暗渐渐驱散了,那天惊恐的记忆也慢慢消失,就连那个经常出现在他噩梦里面的鲁大贵丑陋的面容,也再看不见了。

    恍惚间,谢东篱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你都念过什么书?”

    司徒晨磊怔了怔,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疑惑地看着谢东篱:“念书?”

    “是啊,你……姐姐都给你念过什么书?”谢东篱的声音很是温和,熨帖着司徒晨磊容易受惊的心灵。

    司徒晨磊想了想,偏着头道:“大多数都是佛经,还有先贤经典。”

    “你记得多少?”谢东篱摊开一本书,“能不能背一本给我听?”

    司徒晨磊脱口而出司徒盈袖最近给他念的佛经《楞伽大义经》:

    “如是我闻:世间离生灭,犹如虚空华,智不得有无,而兴大悲心。

    一切法如幻,远离于心识,智不得有无,而兴大悲心。

    知人法无我,烦恼及尔焰,常清净无相,而兴大悲心……”

    司徒晨磊朗朗的童音顺着轻轻晃动的门帘穿到东次间外,听得司徒盈袖和沈大丞相都惊喜莫名。

    沈大丞相半阖着眼睛,一边捋着自己花白的长须,一边不断点头。

    司徒盈袖激动得泪光盈盈。

    这正是自己这些日子每日给司徒晨磊念诵的佛经。

    本来只是为了安抚他受惊的神魂。也没指望他能听进去,没想到司徒晨磊不仅听见了,而且记住了!

    她就知道,她弟弟不是傻子!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谢东篱掀开门帘,带着司徒晨磊走了出来,对沈大丞相颔首道:“小磊天资聪慧。是可造之材。”

    “真的?”沈大丞相睁开眼睛。一只手猛地拍了一下身边的酸枝木八仙桌,面上激动莫名,难掩心中狂喜。

    他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司徒晨磊面上。搁在桌上的一只手竟是轻轻颤抖起来。

    司徒盈袖眼角的余光瞥见外祖父这样激动,心里暗暗称奇,不过她更高兴的,还是自己弟弟终于被人认可了!

    别人的话。外祖父可能不会信,但是谢东篱的话。外祖父是非信不可!

    司徒盈袖旋身转眸,仔细打量自己弟弟的神情,发现他跟刚才进屋去的时候完全不同。

    不再是畏畏缩缩,不敢跟人双目对视。也不再是弓腰塌肩,像只惊弓之鸟。

    他眉目舒展,唇角含笑。看人的时候虽然依然有羞怯之意,但已经不是先前那种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的胆怯。

    “姐姐。”司徒晨磊走到司徒盈袖身边。轻轻拉住她的手。

    司徒盈袖另一只手轻抚他的头,问道:“谢侍郎都教你什么了?”

    “没有教什么。”司徒晨磊摇摇头,“只是让我背书。”

    说话有条有理,除了声音特别小以外,简直跟正常的孩子没多大差别。

    司徒盈袖的手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一股难以抑制的喜悦从她心底升腾而起,一直扩散到她的嘴角,在唇边绽开一朵绝美的笑颜。

    谢东篱负手而立,神情淡然,目光却不由自主被司徒盈袖脸上初绽的笑容吸引。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才别过头,对沈大丞相拱手道:“沈相,小磊的病还未大好,但是也没有像别人说得那样严重。”

    “没那么严重?”沈大丞相皱起眉头,站了起来,走到司徒晨磊身边,上下左右打量他。

    司徒晨磊又有些不自在了,默默地往司徒盈袖身后躲了躲。

    “……小磊就是有些怕见生人,这是因为他从小见人太少,被人有意为之。”谢东篱淡淡说道,“以后多带他出来见人就没事了。”

    “有意为之?”沈大丞相一字一句重复谢东篱的话,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很不好看,“谁?谁敢……?!”

    司徒盈袖心里一动,忍不住瞥了谢东篱一眼。

    司徒晨磊的情形,没有人比司徒盈袖更清楚。

    前世今生,她对小磊了如指掌。

    她知道,小磊小时候,确实是有毛病。

    是不是痴傻她不敢说,但是真的不认人,完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跟痴傻没有差别。

    至于他上一世为什么能在水下将司徒盈袖推开,托上水面,司徒盈袖活了两世也想不明白。

    她只坚定了一个信念,小磊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傻子。

    他有他的独特之处,只是别人都不明白他。

    而谢东篱言之凿凿说小磊完全没有病,也有信口雌黄之嫌……

    不过谢东篱这种说法,只会对小磊好,不会有坏处。

    司徒盈袖早就发现,小磊的病,不是药石能够医治的。

    更像是心病。

    心病只有心药医。

    她不知道到哪里能寻到医治小磊的心药,但是她愿意去尝试。

    还有,自从鲁大贵的事之后,小磊的病再次严重,司徒盈袖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

    前些天因她和慕容长青闹得不可开交,才让小磊的情形有好转的迹象。

    但也只是有一点点好转的迹象而已。

    她完全没有想到小磊跟着谢东篱去东次间背了一次书,出来就跟完全忘了鲁大贵那档子事一样!

    司徒盈袖心里满腹疑虑,只想亲口问谢东篱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当着沈大丞相的面,她不敢把这些话问出口。

    “隔着那么远,谁都有可能。”谢东篱淡然回答着沈大丞相的问话。然后拱了拱手,“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沈大丞相想着谢东篱刚才说的话,脑子里已经翻腾起无数可能,他急着要跟自己最信任的幕僚吕景翼商谈,便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今天多谢你了。”说着。又看了司徒盈袖一眼。“盈袖,带小磊回内院歇息。”

    司徒盈袖正中下怀,忙拉着司徒晨磊的手。给沈大丞相躬身行礼:“外祖父,那我们回去了。”

    谢东篱转身走出沈大丞相的外书房。

    司徒盈袖带着司徒晨磊急忙追了上去。

    谢东篱走得很快,不过走到回廊拐角处的时候,他驻足停了下来。回身看着司徒盈袖道:“……有事?”

    司徒盈袖也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谢东篱。问道:“谢侍郎,请问我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弟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知道。”谢东篱一口否认,“真是莫名其妙。”

    司徒盈袖定了定神。转身叫了采芹过来,“带小磊回我们住的院子。”

    采芹点点头,和另外两个婆子一起领着小磊走了。

    小磊这一次没有挣扎。回头看了司徒盈袖一眼,就乖乖跟采芹和那两个婆子往二门上去了。

    司徒盈袖也被小磊的这个眼神看得心头大震。

    这不再是以前那样空洞恐慌的眼神。

    司徒晨磊如今的眼神镇定又沉着。像是一个沉睡多年的人终于苏醒过来一样。

    “……小磊变了,跟他进去之前完全不同。谢侍郎,您必须告诉我,小磊到底是怎么了。”司徒盈袖等小磊他们走得看不见人影了,才轻声问道。

    “这样不好吗?”谢东篱见没有别人在跟前,也没有那样冷淡高傲了,他负手而立,目光投向远方的天空,看着天边的白云出神。

    “前些日子,他受过大惊吓,自从那以后,他就……不认人了。”司徒盈袖委婉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转变得这么快……”

    谢东篱笑了笑,回眸看了她一眼,“……小磊其实已经忘记了那些惊吓,不好吗?”

    “忘了?”司徒盈袖疑惑地看着谢东篱,“如何忘?”

    “反正小磊现在是忘了,你不用在他面前提起,他就会和别的孩子一样。——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谢东篱淡然说道,拂袖远走。

    司徒盈袖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慢慢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小磊已经遗忘了那些惊吓,所以他能跟正常孩子一样了。

    这样也好,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还是忘记最好。

    至于是如何突然就忘了,司徒盈袖一点都不想追究。

    她带着自己都未察觉的笑容,转身回内院去了。

    因小磊一日好似一日,司徒盈袖激动之余,很想跟师父分享自己的喜悦。

    她很快就带着司徒晨磊回司徒府去了。

    ……

    刚回去的第一天晚上,司徒盈袖心里有事,在南窗下的长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默念着“师父、师父”,十分想见他。

    她一直翻滚到三更天,才听见窗外传来那熟悉的悠悠笛声,忙大喜起身,连外袍都来不及披,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至贵堂后院的地上铺着圆滑的鹅卵石。

    夜露深重,海风清凉。

    司徒盈袖光脚踩在上面,才觉得脚下不舒服。

    她低头,发现自己没有穿鞋,一双脚*踩在鹅卵石上,脚背晶莹雪白,如同一团雪卧在石上,忙缩了缩脚趾头,想把脚藏起来。

    “慌慌张张,有什么事,让你鞋都来不及穿?”师父责备的声音传了过来。

    而师父的身影比他的声音更快地来到司徒盈袖身边,双臂伸展,将她托了起来,放到后院葡萄架下的石凳上坐着。

    司徒盈袖不好意思地将光脚缩回自己的裙子里,笑道:“我急着见师父啊!忘了穿鞋!”

    “呵呵,你有这么急?”师父一点都不信,摇了摇头,“别尽灌迷汤,对我不管用。”

    司徒盈袖心情极好,笑得眉眼弯弯,拉着师父的衣袖问:“师父,是不是您揍了慕容长青?”

    师父没料到司徒盈袖冲口问的第一句话是有关慕容长青,声音不由淡了下来,不动声色手腕一摆,将司徒盈袖拽着他衣袖的手推开了,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言罢斜睨她一眼,鬼使神差又加了一句:“你心疼了?”

    司徒盈袖压根没有注意师父语气的变化,只是笑盈盈地道:“当然没有!不过,长兴侯府毕竟是我弟弟要倚靠的靠山,师父以后出手,记得饶点儿力,把他打出毛病,给师父惹麻烦就不好了。”

    师父看见她兴高采烈的神情,还有欢快的语气,压根不像是为了慕容长青向他兴师问罪来的,心里一动,试探着问道:“你忍着那慕容长青,完全是为了你弟弟?”

    “当然啊!”司徒盈袖两手一摊,“如果不是我们姐弟在家里势单力孤,我也不会哑忍。——我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居然是这样……

    师父心头大震,他定定地看着她,又一句不该说的话脱口而出:“你重活一世,难道只是为了你弟弟?那你自己呢?!”

    ※※※※※※※※※※※※※※

    这是第一更!八月第一天,求各位亲的保底月票!!!

    今天下午还有第二更!亲们的月票踊跃,说不定还能召唤出第三更!!o(n_n)o~

    。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上个月的粉红票、月票!!感谢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