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倾世宠妻 > 第339章 心疼 (第一更,求月票)

第339章 心疼 (第一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坠的风声在耳边呼啸,大雨滂沱,混淆了天与地的界限。

    盈袖也撕开了自己脸上的假面,定定地看着他,唇瓣微翕,将语未语。

    谢东篱一下子俯身过去,紧紧压在她的唇瓣上,用自己的唇堵住她没有出口的话。

    那是他不肯面对的事实,曾经用面具遮挡,自欺欺人的事实。

    盈袖心里盈满巨大的喜悦。

    所有的不安和惶恐,无奈和纠结,在这一瞬间都得到补偿。

    她早该想到的!

    如果师父不是谢东篱,怎会对她情不自禁?

    如果谢东篱不是师父,怎会对她关怀备至?

    她闭上眼,更加热烈地回吻了过去,甚至将自己的小舌尖伸到他唇里,勾着他的舌尖不放。

    唇上是他熟悉沉迷的味道,如同罂粟,明知是毒,但为了那狂喜的刹那,他不想放手,也不能放手。

    “师父……夫……”盈袖在谢东篱唇边呢喃。

    “……不许说。”谢东篱的耳根都红了,幸亏这时夜黑风高,他们又身在半空中,没人看得见。他越发用力地堵住她的唇,大力吮吸到她觉得自己的唇肯定高高地肿起来了,才唔唔叫了两声,拍打着谢东篱的胸膛。

    谢东篱抬起头,看着前方。

    天地成了他眼底的网,他能看见每个方位。

    将盈袖紧紧按在怀里,纵气往上跳起,缓解了下坠的冲力,然后才缓缓落在白塔后方的土地上。

    这里本是白塔背着光的阴影处。

    但是一寸寸坍塌的白塔正把这个地方暴露在众人面前。

    “……走吧。”谢东篱衣袖拂起,将盈袖整个人都盖在里面。带着她迅速远离巫家大宅。

    他们来的时候,是从天池那边游过来的,走的时候没法从原路返回,反而从巫家大宅前院跃过。

    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巫家人都跑到后院天池边的白塔下去了,前院反而人手稀少。

    以他们的功夫,对方根本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从巫家出来,谢东篱径直带着盈袖回到沈咏洁在南郑国的那个宅院。

    沈咏洁和小磊还在沉睡。

    谢东篱将她带到东次间门口。转身就走。

    “慢着!”盈袖抓住他的衣袖。“你要去哪儿?”

    谢东篱没有回头,淡淡地道:“我自有住处。”

    “你……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盈袖鼓起勇气问道。

    “说什么?”谢东篱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轻抚她的面颊。

    他的心里很是犹豫。

    如果他想。他能很轻易地抹去她这一份记忆,让她忘了这一幕。

    但是他不想。

    他想她记住他,想她心里的人,是他。不是别的任何人。

    谁都不行,只能是他。

    “你为什么……?”盈袖张了张嘴。想问他为何一直瞒着她师父的真实身份,可是她没有问出口,谢东篱又一次捂住她的嘴,俯身过去。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再等一等,等回到东元国,我再告诉你。”

    盈袖依恋地点点头。踮起脚,在谢东篱面上又亲了一记。“那我等你。”

    谢东篱别过头,把另一边面颊也给她,“……还有这边。”

    盈袖踮起脚,笑着又亲了一下。

    “我先走了。”谢东篱摸了摸盈袖湿漉漉的头发,“快回去擦干头发再睡觉。这个样子,明儿要伤风了。”

    盈袖也道:“那你也要好好收拾,你的头发也湿了。”

    两个人身上穿的特制水靠,倒是跟雨衣一样,可以防水,所以身上还好,很是干爽。

    “这把弯刀我先拿走,等回到东元国再给你。”谢东篱想了想,还是把那把弯刀拿了过来,挂在自己腰间。

    盈袖看着他背着的包袱,知道里面包着那个趣致的玉石刺猬。

    这样一想,谢东篱的秘密实在太多了……

    她有些心疼地握住谢东篱的手,在心里翻腾了半天,才道:“……不告诉我也行。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要做什么,横竖我会一直陪着你。我只愿你多多保重,不要做太多事……把你累坏了,我……我会心疼……”

    谢东篱没想到盈袖会说出这番话,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他立在盈袖面前,似悲似喜地看着她。

    从他有记忆以来,他都是在为了别人活着,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自己的族群。他没有抱怨过,也没有觉得累,更没有觉得不应该。

    因为那是他的责任,身为族群守护者,他必须要这样做,哪怕祭献出自己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但是有这样一个人,她不聪明伶俐,也不出类拔萃,甚至很多时候,自身都难保,然而她对他说,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要做什么,她一定会陪着他,她心疼他……

    他知道若是以前的自己,听见这话肯定会一笑而过。

    他是谁?

    会需要这样一个形同蝼蚁的人告诉他,她心疼他?让他不要太累?——真是天大的笑话!

    可是这一刻,她的话却该死地让他动容得难以自拔!

    外面的雷雨更大,像是要将天河倒灌一样。浓云依然遮天蔽日,没有人能看见他……

    谢东篱沉着脸,猛地一把将盈袖打横抱起,一脚踹开东次间的门,快步走了进去。

    进来的时候顺手再将门关上。

    两人一路走,身上的衣衫、鞋子纷纷落了一路,没过多久,两人倒入床内,帐帘很快垂了下来。

    晃动得如同涟漪的帐影里,两个层叠在一起的身影不断颤抖、冲撞……

    ……

    良久,盈袖有气无力地趴在枕头上,看着谢东篱慢慢穿上衣衫,将那包袱负在背上。轻声问他:“你住在哪里?可有人给你做饭、洗衣?”

    谢东篱回头,看见她满身的红痕青紫,很是歉意,伸手过去给她拉上被子盖上,温言道:“不用管我。”顿了顿,又道:“早点回去,不要再耽搁了。”

    盈袖点点头。“明儿就走。”

    谢东篱起身。“那我走了。”说着,大步离去,生怕多看一眼。他又走不了了。

    盈袖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屋门处,门帘兀自在晃悠,如同她的心。

    她翻过身,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原来真的是他。

    她又翻了个身。将头埋在枕头里,想到刚才的情形。简直羞不可仰,又觉得谢东篱实在太坏了,对她太了解了,明知这个时候。无论他提出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

    ……

    天亮的时候,刘雨栋他们回来了。

    虽然一夜没睡。但是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兴奋。

    沈咏洁、盈袖和小磊一起坐在桌边吃早饭。

    刘雨栋给她回报昨天的情形。

    沈咏洁听了也很惊讶:“啊?连白塔都倒了?!”

    这个大巫有问题,沈咏洁早有预料。对她的下场,也不惊讶。

    但是对于倒塌的白塔,却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盈袖有些心虚地忙埋头喝粥,一点都不敢抬头看人。

    她早上起来之后,特意又带上那个假面,免得被刘雨栋他们看见了又生事端。

    “是啊。大家伙儿都说是大巫和巫家触怒神灵,所以才天降神雷,将白塔击倒。您昨儿是没有亲眼看到,那么高的白塔,倒下来的时候简直是寸寸成灰,在近处看热闹的人还被压死了好多。”刘雨栋笑着说道,“都是巫家人,平时仗着大巫作威作福,也活该他们受到这样的责罚。”

    “这也是你们的运气。”沈咏洁感慨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她也是罪有应得。只是大巫这样死了,这大巫的传承也就断了。如果我没有料错,巫家的末日也就到了。”

    盈袖这才咳嗽一声,道:“沈夫人,看来南郑国要乱上一阵子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我本来是来投亲的,这个样子,我还是回东元国的好。”

    沈咏洁点点头,“早就预备好了。咱们马上动身。”

    刘雨栋他们确实从昨天就开始车驾。

    现在听沈咏洁一声说走,很快就预备好了所有的东西,赶着两辆大车,往南郑国的北城门行去。

    果然不出沈咏洁所料,将大巫料理之后,巫家人自顾不暇,哪里还有人在这门口堵着搜查从东元国来的人?

    他们一行人顺顺当当离开了南郑国京城,快马加鞭,往东元国行去了。

    这一路上,大巫被天雷劈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南郑国上下。

    巫家在南郑国各地的势力开始惶恐不安,有的逃到穷乡僻壤,有的去京城套消息,还有的,已经收拾行装,往东元国行去了。

    盈袖他们一路上碰见不少巫家人的大车,有嫡系也有旁支,都往东元国跑。

    因为他们离东元国最近,而且东元国皇室衰微,比北齐国好混日子。

    小磊见了,很是不高兴,对沈咏洁道:“娘,我不喜欢这些人去我们东元国。”

    盈袖也不喜欢巫家人。

    想到她在南郑国跟巫家人那些不愉快的经历,盈袖点头道:“小磊,等回到东元国,你一定要跟陛下说,这些人,不能放入东元国。”

    一般的南郑国老百姓无所谓,可是巫家跟大巫的联系实在太紧密了。

    若是真的让他们在东元国扎下根,一想就不寒而栗。

    他们东元国皇室可没有南郑国皇室血脉可以避蛊的能力。

    而且盈袖想得比沈咏洁和小磊还多一层。

    她知道,这一次设计他们从东元国流落到南郑国的幕后之人,可有着跟大巫差不多的本事。

    若是让巫家人跟这幕后之人搭上关系,他们就只能任这些人宰割了!

    ※※※※※※※※※※※※※※※※※

    今天三更,月票和推荐票快快投来!!!

    周一了,推荐票很重要,亲们表忘了,记得推荐票哦!

    下午一点第二更,晚上六点第三更。~~o(≧v≦)o~~。

    。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