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倾世宠妻 > 第340章 回家 (求月票,enigmayanxi仙葩缘+)

第340章 回家 (求月票,enigmayanxi仙葩缘+)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不能让他们去东元国。”沈咏洁点点头,“回去之后,我自会跟你外祖父说。”

    盈袖和小磊一齐点头,异口同声道:“绝对不能让巫家人进东元国!”

    但是万一他们要偷着进了呢?

    有钱能使鬼推磨,东元国的人也不是铁板一块,不仅不团结,而且早被北齐国的人渗透得跟筛子一样了。

    沈咏洁对于盈袖的顾虑很是赞同,淡淡地道:“这没关系,先让朝廷拿个章程出来,下面的人就好办事了。”

    盈袖应了,轻声道:“陛下他们应该比我们懂……”

    而且她还有谢东篱,回去跟他说说,他肯定是有办法的,盈袖的兴致又高昂起来。

    沈咏洁倒是不为这件事担心,她担心的是盈袖。

    “过来。”她朝盈袖招了招手,让盈袖坐到她身边,在她耳边悄声问道:“你的大婚,到底……?”

    盈袖忙咳嗽一声,朝沈咏洁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在车上问这种问题,又朝车门处努努嘴,示意她门外有耳。

    沈咏洁想了想,赶车的刘雨栋虽说已经被她收服了,但是到底时日还短,此事又牵扯到盈袖的名节,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把这件事掩过去不提。

    他们一路晓行夜宿,日夜兼程,终于在十月二十七的时候回到东元国京城的渡口。

    渡口前居然守卫森严,跟他们走的时候完全不同。

    盈袖吓了一跳。

    她当然不能让沈咏洁和小磊被人搜到。

    若是被人揭发他们去过南郑国,这盆脏水一时还是洗不清的。

    眼看那些侍卫要查到他们船上了,情急间,盈袖想了个法子。在沈咏洁耳边嘀咕两声。

    沈咏洁忙拉着她的手,担心地道:“这样不好吧?现在已经是十月底了,你……你……要是冻出好歹怎么办?”

    “没事。”盈袖忙拍拍沈咏洁的手背,“沈夫人,我们就此告辞。多谢您一路来的照料搭救,今天就是我报恩的时候了。”说着,她对沈咏洁和小磊眨了眨眼。

    刘雨栋他们如今是沈咏洁的下人。都在沈咏洁和小磊旁边候着。

    听了盈袖的计策。他们倒是觉得可行。

    刘雨栋对盈袖拱手道:“想不到姑娘义薄云天,刘某谢过姑娘搭手!”说着,对她抱拳行了一礼。

    “刘大哥多礼了。”盈袖忙还了一礼。“这里就拜托各位了。”说着,让刘雨栋他们先带着沈咏洁和小磊到下面的舱里藏起来,自己戴着假面坐在主舱候着,为了吓人。还故意在脸上多点了几颗大黑痣。

    “这船上有人吗?我们奉旨查船!”那侍卫在舱门口敲了敲。

    “大哥,请进。”盈袖在里面故意拿腔拿调说道。

    那侍卫踹开门进来。兜头就看见一个大饼子脸,脸上诸多黑痣的胖姑娘坐在那里,手里绾着手绢儿,还一个劲儿地朝他飞媚眼儿。

    那侍卫顿时觉得倒胃口。看都懒得看她,随便在船里走了一通,道:“这船里都有谁?”

    盈袖起身。对那上船搜查的侍卫屈膝行礼道:“这位大哥,请问出了什么事?我们刚从江南回来。好好儿地,查什么船啊?想是在追逃犯?”

    那侍卫见她是个长相粗陋的普通女子,也没在意,而且不喜欢看她眼神斜飞的样儿,遂抬头看天,傲慢地道:“这是上面的命令,我们只是奉旨行事!”

    “奉旨?奉谁的旨?”盈袖皱起眉头,故意问道,“陛下的旨意吗?我们没有听说啊?”

    “你管奉谁的旨?!你故意婆婆妈妈什么意思?你这里是不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那侍卫恼羞成怒,往前走了几步,恶狠狠地瞪着她。

    盈袖忙陪笑道:“这位大爷莫急,我们可是良民,奉公守法的良民,您先请坐,这船里也没什么东西,您……”她却上前一步,正好挡在那侍卫要进船舱的路上。

    那侍卫吓得后退几步,伸手一格,往她肩膀上推了一把,道:“你干什么?别过来,老老实实在那儿站着!”

    盈袖立刻顺势“脚下一滑”,往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然后,扑通一声,从窗边上倒栽进水里去了。

    水面溅起了数尺高的浪花,引得渡口的人的大叫:“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春雨和秋雨忙跟着跳了下去,二栋和小栋在船上高呼:“不得了!官爷把我们家小姐逼得跳河了!青天大老爷啊!要给我们做主啊!”

    那侍卫一见出了人命,倒是不敢进去了,忙拦着二栋和小栋道:“明明是她自己脚下打滑,掉入河里,怎么怪我们?”

    “胡说!肯定是你们见色起意,故意调戏我们小姐!我跟你说,如果我们小姐救起来了,你可得娶她!不然的话,我们就去见官!”二栋挥舞着拳头,不肯罢休地说道。

    那侍卫家中已经有妻子了,不过就算没有妻子,一想到刚才那姑娘的大饼子脸,还有脸上的大黑痣,就不寒而栗,忙找了个由头溜走:“……这我可做不了主!我去找头儿说话!”说着,一溜烟就走了。

    盈袖被春雨和秋雨从水里救了起来,头发披散在身上,更是狼狈,比先前更难看。

    那些搜查的侍卫们一听谁上这艘船搜查就有可能做这丑姑娘的“姑爷”,个个磨磨蹭蹭,死也不肯跟他们打照面。

    有些侍卫则根本不想查,就在那里消极怠工和稀泥,见愿意查的人没有,他们乐得逍遥,胡乱拿着盈袖他们的通行证件随便画了个勾,就摆手道:“快走快走!别挡着路!”

    二栋和小栋将盈袖放在一个大春凳上抬着,盖了被子,春凳下面的夹层里躲着沈咏洁和小磊,一径从船上下来。

    刘雨栋故意要找刚才上他们船的那个侍卫。一直嚷嚷着:“我们小姐还惦记着跟刚才那位侍卫大哥说话呢!在哪儿啊?不能把人推下水就不管了吧?你们就这样做父母官?”

    刚才那侍卫蹲着躲在兄弟们背后,死也不肯出来,生怕沾上这丑姑娘。

    二栋和小栋面不改色地抬着春凳,往停在不远处的大车那边去了。

    盈袖被春雨和秋雨扶着上了大车,那春凳也被横着放到车后。

    车帘一放下来,沈咏洁和小磊就从春凳底下的夹层里钻出来,从后窗进到车里坐下。……

    “总算是出来了。”沈咏洁看见盈袖头发都湿了。很是着急。“来,我给你擦头发。”

    盈袖没有推辞,躺在沈咏洁腿上。让沈咏洁给她细细擦干。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搜查的人?”小磊悄声问道,“小喵去哪里了?一直没有看见它,不会留在南郑国了吧?”

    小喵当然是跟着谢东篱走了。

    盈袖走了一趟南郑国,对他们所处的形势更加明了。她低声道:“小喵应该已经回去了。——这样说,那庄子前面肯定也有人守着了。”

    沈咏洁沉吟道:“应该还是针对我们……”

    只要他们一露面。就会被人用各种理由拆穿他们不在庄子里养病的事实。

    当然,也许是皇后急眼了。

    因为盈袖给的解药,只能管二十天,还有一天。如果盈袖不回来,元应蓝和元应佳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渡口查检的力度,没有皇后娘娘的插手。肯定是查不起来的。

    而元宏帝和沈大丞相知道他们的去向,肯定不愿意要查。所以这应该是为什么渡口的侍卫是两种态度。

    有人要查,有人要放。

    沈咏洁冷笑一声:“皇后娘娘真是有心!”

    她也想到皇后肯定也插手了。

    “那怎么办?”盈袖皱起眉头。

    “丑人计”刚才用过一回了,同样的计策一天不能连用两遍,这样做肯定会出篓子的。

    “先看看吧。”沈咏洁坐直了身子,“我爹那边应该也不是没有留后手的。”

    盈袖点点头,跟着一路往沈咏洁和小磊养病的那个庄子行去。

    他们这一次才走到半路上,就看见张绍天坐在路边的一个茶寮里喝茶。

    他带的人比较多,自己也是身材高大,所以非常醒目。

    盈袖心里一动,忙拉沈咏洁过来看。

    沈咏洁探头出来看了一眼,立刻就被张绍天发现了。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张绍天已经认出来就是沈咏洁回来了。

    他的心情非常激动,端着茶的手都抖了起来。

    盈袖下了车,到茶寮里买了几份茶点和一壶茶,对张绍天行礼道:“这位官爷,请问去沈家庄如何走?”

    张绍天虽然认不出她的样貌,但是听她声音有些耳熟,又见她是从沈咏洁车上下来的,忙道:“往前,左拐,第二个路口就是。”顿了顿,又道:“只有那条路好走。”

    盈袖点点头,“多谢官爷。”说着,拎着茶水和点心上了车,把张绍天刚才说的话,对沈咏洁说了一遍。

    沈咏洁想了想,道:“这是让我们走后门。”

    张绍天这边站起来,翻身上马,道:“跟我回庄!”

    他带的人马跟着他绝尘而去。

    沈咏洁的马车就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

    张绍天来到沈咏洁养病的那个庄子上,将看守庄子的人都集中到前院,道:“今天我请大家吃饭,已经叫城里的状元楼送酒席过来,大家先吃了再去当差!”

    众人高兴地发一声喊,马上去搬了桌子条凳,在前院摆得满满地,先把庄子上的烧酒拿过来喝一通。

    沈咏洁和小磊的大车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他们从后门悄然入了庄子。

    盈袖让刘雨栋他们八个人在后庄住下,自己亲自送沈咏洁和小磊往他们住的院子行去。

    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侍卫,很快就摸到了那院子里。

    盈袖先进去看了看,见里面的人也都被张绍天叫去前院吃酒了,只剩沈咏洁那个有功夫的婆子厉嬷嬷在这里候着。

    厉嬷嬷是知道沈咏洁和小磊被掳走的事的。

    盈袖悄悄走过来,对她道:“厉嬷嬷,快把房门打开,沈夫人和小磊回来了。”

    厉嬷嬷整个人震了一震,抬头看见沈咏洁和小磊已经走了上来,忙上前将他们迎到屋子里,谢天谢地道:“夫人、小王爷,你们可回来了!”

    那两个中了蛊的医女还捆在这里,因为需要她们的口技,帮沈咏洁和小磊应付皇后那边的人。

    而这么多天,皇后那边确实派了不少人过来,企图揭穿沈咏洁和小磊已经不在这里的事实,但是有这两个会口技的医女,皇后娘娘的企图并没有得逞。

    现在正主儿回来了,自然用不着这两个医女了。

    她们先前助纣为虐,现在不过是将功补过而已。

    盈袖没有多说别的,只对厉嬷嬷做了个眼神。

    厉嬷嬷会意,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见沈咏洁对她十分信任,也对她点了点头,道:“您放心,我会处置她们的。”

    盈袖应了,又细细嘱咐一番,才悄然离开这个庄子。

    她不能在这里待着,她还要回谢东篱“养病”的庄子呢……

    回去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她更方便了,而且归心似箭,展开以前学的功夫,走得飞快。

    很快翻墙越户,躲过重重护卫,终于摸黑来到谢东篱“养病”的那个院子。

    她本来以为还要费一番周折,等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才能进去。

    却看见院子里也是空无一人,连值夜的下人都没有。

    谢东篱一个人拿着本书,坐在窗前的躺椅上,却没有看书,而是盯着窗外。

    窗台上放着一盏宫锦荷花灯,发出橘黄色的光芒,很是温暖,那是家的感觉。

    盈袖轻轻松松从窗子里钻了进来,撕掉脸上的假面,对他粲然一笑。

    “你回来了?”谢东篱放下书本,站了起来,细看一眼,皱起眉头,“头发怎么湿了?你掉水里了?”

    “我回来了。”盈袖顾不得解下身上的包袱,忙回身关上窗户,道:“晚上天冷,别开着窗户,你病还没好呢。”

    ※※※※※※※※※※※※※※※※※

    今天三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哦!!!o(n_n)o。

    这是第二更,为enigmayanxi上个月打赏的仙葩缘加更送到。

    晚上六点继续第三更。~~o(≧v≦)o~~。

    。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